保定妇婴医院社区

张颖怡:爸爸我不想治病了,我们回家好吗?

敩民书院2020-11-19 14:24:06

这两天,一个患病的小女孩写下的遗书刷爆朋友圈……

爸爸:

我今天看到你偷偷掉眼泪;

我心里很难过,

我知道家里给我治病,

已经花了很多钱了,

也没钱了,

妈妈也离开我们了;

这都是因为我,

如果我走了,

妈妈就回来了,

你们就可以像以前一样,

开开心心的生活了;

我不想治了,

我们回家好吗?

让我在家安静地去天国。

7岁女童遗书,她叫张佳烨。

以下是这个叫张佳烨的女童留下的遗书照片,我查问了网络上相关的新闻报道,确有此事。有人说,这是有人策划的,一个七岁的孩子怎么会写出这样的文章呢?孩子因为这一报道,一下筹到了60万的款。

我读过鲁迅《为了忘却的纪念》,当时年幼不甚其解,但其中有一句话令人印象深刻:“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

张佳烨因为白血病,花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母亲因为无法承受家庭重压,离她父女而去,不知所踪。这样的家境,放在这样的一个社会,完全可以想象的到。我们现在不必为此而去讨伐她母亲如此低劣不堪的母性,我相信许多工资低层人,都会在重压之下而做出许多冲动、变形的动作。

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谁也无法逃脱这一规律。不幸的是,有人尚未感受人间的温暖,就要早早地与死神搏斗争夺时间。有人幸运地躲过死神的魔掌,而无数人则没那么幸运,只能听从命运的安排。

这个女孩可以说是幸运的,她在不幸中幸运地活在了互联网时代,让更多的人知道了她的悲惨遭遇,由不幸转为了幸运,成功地从民间筹措到了治疗的善款。就算她背后有人帮她运筹帷幄,她也是个幸运儿,让人间的温暖抵消了她的部分不幸,这对她幼小的生命来说也是公平的。

有网友调侃说“小病自我诊断,大病自我了断”。这一句话看似荒唐,其实包含多少人间疾苦无处诉说的辛酸与悲凉。许多家庭因一人致病,整个家庭遭受毁灭性打击,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一夜回到解放前。没有人讨伐造成这种现象的根源,而去质疑、讨伐她是有人“策划”的。如果生命能因策划而延续繁荣,我宁愿相信并希望这个策划永久存在下去。所以鲁迅说的这句话,至今铿锵有力、掷地有声。“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

如果一个社会天天靠新闻报道来筹借治病费用,那这个社会的医保救助系统肯定出了问题。如果一个社会连民间自发组织的求助都被认为是有人策划的,那这个社会的凶残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谁愿意生病呢?现在只要路过医院,心里就会发毛。想想那一沓沓的人民币,从为数不多的工资卡上一笔笔的刷出来,交给医院的余温还没散去,医院的护士又来催款,你家几区几床的病号帐上没钱了,赶紧充钱,否则无法给你配药了。当你听到这些冰冷冷的话时,你心里还有活下去的欲望吗?钱没了,人也没了,这是多大的人间悲哀。所以张佳烨母亲的出走,完全可以理解,妙无言除了同情她之外,没有别的恶意,只盼这份病情能随着亲情的割断而断根,还小女孩一个康健的体魄......

在物欲横流的社会,每个人都在努力地活着,奋力向上挣扎着,生怕被时代淘汰。有人可以躺着就能挣钱,有人却为让全家能吃饱饭而夜以继日地工作着。命运的不公已经无法用三言两语就能说清了,罄竹难书的残酷现实已经麻醉了国人的心脾。我们无奈地等待天明,无助地呐喊着希望曙光降临。现在病的不是一个人病了,而是整个社会都病了,这才是最最最可怕的。所以“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这个社会已经凶残到这个地步了,所以才会有人推测这是一起策划,因为这个凶残已经深入人心,习惯也就成了自然。

张颖怡:美国,一个连孩子都可以随便调侃总统的国家

这个视频在我的朋友圈里转发过,后来我发现应该让更多的中国人看到这样的视频,让大家知道,原来美国是一个连孩子都可以随便调侃总统的国家,美国的孩子是如此的早熟可爱,太萌啦。

1月20日,是川普总统就职一周年的日子,“吉米夜现场”节目街头随机采访几个儿童,询问他们对川普的评价,童言无忌的孩子们开始模仿,他们维妙维肖的动作给沉闷的朋友圈带来了无限的欢乐......

调侃甚至辱骂总统,似乎成了美国民众的必修课。特别是媒体,如果不拿总统来说事,新闻好像少了一味调料剂一样。调侃、戏弄、消费美国总统成为是一种娱乐行为。这股风无需审查,也顺利地刮到了大洋彼岸的东方中国,拿特朗普说事这一进口新闻无需知识产权保护,为沉闷的新闻界增添了不少亮丽的色彩,只是这股风气没有传染中国而已。

在去年的8月18号,在纽约、华盛顿、洛杉矶等五大城市的街头,居然出现了一个特朗普总统的裸体艺术雕像,这下让美国舆论哗然,民众纷纷涌上街头,利用这个裸体雕像,好好地“调戏”了一下特朗普,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有不少游客和市民与雕像合影留念,具体就不细说了,相信这个“皇帝的新衣”的故事早已家喻户晓了。想想这事如果发生在东方大国,那是大不敬罪,株连九族是分分钟的事,可是在美国已经司空见惯了,调戏过后,特朗普还是特朗普,依旧是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

在上个世纪,美国还出现一个更令人惊愕不已的事件,那就是在美国可以烧美国的国旗,而且还无罪。这事发生在上个世纪1984年3月,美国德克萨斯州有位叫约翰逊的青年人,在一次抗议里根总统的活动中,当众焚烧了一家银行门前旗杆上的美国国旗,还高呼了一些对国家和国旗极尽侮辱的口号。于是约翰逊被警察逮捕,并被控违反了该州“亵渎受崇敬物体”法律,法庭认定约翰逊罪名成立,判有期徒刑一年并罚款两千美元。约翰逊不服上诉,官司打到最高法院,美国最高法院最终认定约翰逊无罪,因为约翰逊的行为是一种象征性言论,受联邦宪法第一修正案的保护,这就是美国著名的《德克萨斯州诉约翰逊案》。

(右:约翰逊与      左:他的律师)

《德克萨斯州诉约翰逊案》事中事后都引发美国民众大讨论,有人认为他这是侮辱全体美国人民,因为国旗代表着美国整个国家。有人则认为,国家不就是人民组成的吗,人民享有表达对国家不满的言论自由。

联邦最高法院1989年的这项裁决一直是颇受争议,它使美国48个州以及首都哥伦比亚特区有关保护国旗的法律均因违宪而失效,判决因此引发了来自联邦国会、美国总统以及广大民众的强烈抵抗,之后国会两院很快又通过了旨在保护国旗的新《国旗保护法》,但仍被最高法院宣布违宪而取消。

行文至此,可能很多思想坚定的爱国主义者,依然无法接受美国最高法院的这一判决,认为这是一个荒唐透顶的恶作剧。但不管如何,约翰逊最终还是赢得了这场官司,这已是不争的事实了。

对于此案的审结争议,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在此案的补充意见中这样写道:“...国旗就是这样一个表现美国人共同理念的标志:法律、和平以及人类精神中所包括的自由信念,因此,这个国旗同时也保护那些蔑视它的人”。不管争论如何,美国最高法院的判决已经盖棺定论。

事后有人评论,一个可以烧国旗的国家,还有必要烧它的政府吗?也许这就是美国能长盛不衰的原因吧。

当然了,美国人对国旗也是很有感情的。据美国CNN报道,去年12月,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北部森林大火持续燃烧,灾情严重。大火造成至少33人死亡,大约250人失踪,有5700多栋民宅及其他建筑被烧毁,大约九万人流离失所,在灾情如此“危急”的情况下,三位美国消防队员在森林大火中挽救美国国旗的动人场面,令美国人民为之动容。

这就是美国,一个可以调戏总统,焚烧国旗的地方。

Copyright © 保定妇婴医院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