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妇婴医院社区

哪些微信头像,一看 就是好女人?

音乐相册APP2020-06-29 14:53:34

产房内。

 

       夏桑榆的身下血崩不止,可胎儿还卡在产道里不能顺利产出。

 

  她面色如纸,浑身都已经被冷汗浸透:“玉笙,你不是给我打过助产针了吗?我怎么,怎么还是生不下来呀?”

 

“呵呵,那根本不是助产针!”

 

  乔玉笙俯身到她耳边,清冷的声音透着瘆人的杀意:“那针药只会让你的宫口打不开,让你的孩子生不下来。”

 

  夏桑榆吓得差点背过气去:“玉笙,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们是最好的闺蜜,你是我老公陆泽高薪特聘的助产医生呀!”

 

“你老公?”乔玉笙漂亮的脸上充满嘲讽:“你死了,他可就变成我老公了!”

 

  夏桑榆气得小脸扭曲,伴随着腹中阵疼,她大声嘶喊道:“陆泽,陆泽……”

 

  陆泽很快就进来了:“怎么样怎么样?孩子生下来了吗?”

 

  夏桑榆向他伸出手,虚弱的求救道:“老公……,救我,救救我……”

 

  然而她的老公陆泽自从进了产房,就根本没有看她一眼。

 

  他径直走到乔玉笙身边,搂着她的腰,语气甜蜜的说道:“亲爱的,别闹了,快把咱们的宝宝取出来,再迟恐怕就有危险了!”

 

“你急什么呀!经过产道的收缩和挤压,咱们的宝宝会更加健康更加聪明!”

 

  乔玉笙说完,还娇嗔的在陆泽的胸口轻轻捶了一下:“你心疼她啦?”

 

“我有什么好心疼的?”

 

  陆泽这才转身看向产床上的夏桑榆,眼神里盛满了冰冷与阴狠:“夏桑榆,我从来就没有爱过你,如果不是为了你身后的夏氏集团,你以为我一个七尺男儿,愿意做你家的上门女婿?”

 

  夏桑榆感觉到乔玉笙正用锋利的手术刀切开她的身体,动作粗暴毫不留情!

 

  可是,身体上的痛苦,远远比不上陆泽刺过来的这诛心一剑!

 

  她望着这个一度深爱过的男人,绝望的抽搐道:“骗我……,你一直都在骗我……,你们都在骗我……”

 

  陆泽和她结婚,目的是为了得到她身后的夏氏集团!

 

  乔玉笙和她亲近,目的是为了她身边的男人!

 

  可笑她一直都还觉得自己很幸福,有最疼爱她的老公,有最亲密无间的闺蜜,有最宠爱她的老爸,马上还会有乖巧可爱的孩子……

 

  直到这时候嗅到死亡的气息,夏桑榆才意识到,这一切都只是美丽的假象。

 

  假象的背后,是致命的陷阱,是万劫不复的劫数。

 

  夏桑榆的意识渐渐模糊,正要坠入无尽黑暗,一道响亮有力的婴孩儿啼哭将她的意识又拉了回来:“哇啊……”

 

  她的孩子,出生了!

 

  她睁开眼睛,弱声道:“孩子,我的孩子……”

 

  她的孩子被乔玉笙血淋淋的双手托着,小小的四肢胡乱蹬着,大约是感知到母亲快要死了,那孩子哭得更加大声:“哇啊……,哇啊……”

 

  乔玉笙惊喜道:“阿泽你快看,是个好漂亮的男孩儿!”

 

  陆泽的声音也透着无比的兴奋:“玉笙,我们终于如愿以偿了,不仅得到了夏氏集团的继承权,我们还有了这么健康漂亮的宝宝……”

 

  一对渣男贱女,面对她刚刚出生的婴孩儿,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夏桑榆望着那个不停啼哭的孩子,两行清泪滑落而出:“孩子,我的孩子……”

 

  她多想抱抱她的孩子呀!

 

  然而现在,她和孩子之间,不仅隔着陆泽乔玉笙这对渣男贱女,还即将隔着无法逾越的生死距离!

 

  想要拥抱,想要亲近,只怕永远都没这个机会了!

 

  陆泽走到夏桑榆的身边,用前所未有的阴狠表情盯着她道:“夏桑榆,我的好老婆,谢谢你劝说你父亲将夏氏继承权交到我的手里,谢谢你为我们留下这么漂亮可爱的宝宝!现在,你可以去死了!”

 

  夏桑榆凭借满腔愤恨之力,一把抓住陆泽的手腕,恨声道:“陆泽,乔玉笙,我恨你们!就算变成鬼,我也不会放过你们!”

 

  陆泽缓缓冷笑:“那么,就等你变成鬼再来找我们吧!”

 

  说完,他抄起旁边的枕头,重重压在了夏桑榆的脸上。

 

  夏桑榆眼前一片漆黑,口鼻窒息,死亡也就接踵而至。

 

  伴随着婴孩儿的哇哇啼哭,她的意识慢慢沉入一片浓郁的黑暗。

 

……

 

  过了不知道多久。

 

  一阵撕心裂肺的悲嚎声,将夏桑榆的意识从黑暗中拉了回来。

 

 “呜呜,桑桑,我的女儿……!你好狠的心,你怎么忍心让妈妈白发人送黑发人呀……”

 

  夏桑榆的眼睫毛轻微的动了动,一丝疑惑从心头生起:妈妈?妈妈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

 

  这怎么突然又冒出来一个妈妈?

 

  她睁开眼睛,进入眼帘的,是一个中年女人痛哭流涕的脸。

 

  夏桑榆看着这个完全陌生的中年女人,茫然道:“你……是谁?”

 

  中年女人连连抹泪,抽噎着说:“桑桑,我是你妈妈呀,你,你不认得妈妈了?”

 

  桑桑?

 

  妈妈?

 

  夏桑榆的眼前突然闪过许多陌生的画面,脑海中也多了一个名叫夏桑桑的陌生女子的记忆。

 

  夏桑桑,21岁,B大在读大三学生。

 

  夏桑桑的家庭成员除了眼前这位吃斋念佛心肠柔慈的母亲黄玉柔,和一个好吃懒做嗜赌成性的父亲夏如海,还有一个妖娆美貌性感火辣的姐姐夏云姿。

 

  夏桑桑为了逃婚,选择了跳海自杀。

 

  半个小时前,医生宣布抢救无效,夏桑桑已经死了。

 

  现在,已经死了半个小时的夏桑桑重新活过来了,只不过这具身体里面,已经换成了她夏桑榆的灵魂!

 

  不等她想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黄玉柔又抱着她嚎啕大哭起来:“桑桑呀,我苦命的孩子,你吓死妈妈了,你吓死妈妈了你知道吗?”

 

  夏桑榆打心底里抗拒这个陌生女人的拥抱!

 

  可是她占用了人家夏桑桑的身体,就应该替身体的原主安慰一下这位悲伤过度的母亲!

 

  她正要伸手拥抱黄玉柔,注意力突然被对面的挂墙电视吸引了。

 

  电视上面正在播报本市最新新闻。

 

“最新消息,夏氏集团董事长的独生女儿夏桑榆小姐,于今日上午在中心医院妇产科难产身亡,具体情况,我们请助产医生乔玉笙小姐来帮我们解答一下!”

 

  镜头一切,乔玉笙那张美丽虚伪的脸出现在屏幕上。

 

  她泫然欲泣,哽咽道:“实在很遗憾,桑榆走了,永远的离开我们了……,桑榆不仅是我的病人,更是我的好闺蜜和好姐妹,出现这样的意外,我真的觉得很遗憾,很自责,很痛心……”

 

“乔小姐,你能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吗?夏桑榆小姐的孩子呢?最后有成功娩出吗?”

 

“没有!孩子卡在产道里,再加上脐带绕颈,等我们取出来的时候,孩子,孩子已经死了……”

 

  乔玉笙面对镜头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回答着记者的问题。

 

  夏桑榆气得攥紧了拳头,浑身的每一根神经都因为极度的仇恨和不甘而紧紧绷起!

 

  她的孩子没有死!

 

  她在最后的意识里,明明听到了宝宝有力的啼哭声,明明听到乔玉笙和陆泽这对贱人在惊喜的夸赞宝宝很健康很漂亮!

 

  他们已经害死了她,难道连她的孩子也不放过吗?

 

  夏桑榆心念转动之际,电视上面镜头一切,与她相识五年结婚三年的陆泽出现了。

 

  陆泽伪装得极好。

 

  他面对镜头,表情悲痛,声音沙哑:“谢谢大家的关注,桑榆带着孩子去天堂了……,我很难过,真的很难过……,桑榆走了,我也觉得活着没什么乐趣了……”

 

  记者安慰说:“陆先生,请节哀顺变!”

 

“谢谢!”陆泽对记者点头致谢,然后面向镜头,无比深情的说道:“桑榆,你放心,我会替你照顾好你的父亲,我会替你将夏氏集团发扬光大,我会替你好好活着!”

 

  他低头擦了擦眼泪,才又说道:“桑榆的葬礼定在三日后的怀安教堂,我希望桑榆生前的好友都能来送她最后一程……”

 

  陆泽演到这里,已经是悲咽不止,不能继续往下说了。

 

  记者又安慰了他两句,然后神色肃穆的说:“对于夏桑榆小姐的过世,我们深表遗憾!不过,夏氏集团的灾难似乎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我们刚刚得到最新消息,桑榆小姐的父亲夏挚老先生听闻爱女在医院难产身亡,气急攻心突然晕倒,现在正送往市中心医院紧急抢救……”

 

  夏桑榆猛然一惊,父亲晕倒了?

 

  正被送往医院急救?

 

  她心急如焚,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就在这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打开,一个男人醇厚动听却异常冷漠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不是说已经死了吗?这怎么还活着?”

 

  夏桑榆看清楚来人之后,顿时惊愕的瞪大了双眼:“容,容瑾西?”

 

  容瑾西五官俊朗堪称完美,一双墨色眼瞳深邃幽寒,透着直抵人心的锐利和冰冷!

 

  他穿着高级手工定制的西装,身姿峻拔伟岸,神色却倨傲冷漠:“夏桑桑,你连死都不怕,还怕和我结婚?”

 

  夏桑榆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有些惶然的再次确认道:“你,你是容瑾西?”

 

  容瑾西,旷世集团最高执行总裁,百富榜上身价近千亿的年轻富豪,晋城含金量最高的豪门公子,没有之一!

 

  晋城多少名媛千金想要爬上他的床,做梦都想要成为他的女人。

 

  只可惜,坊间有传言,说这位容瑾西容公子独宠身边一位名叫温驰的小鲜肉,再美再性感的女人,都不能引起他丝毫兴趣。

 

  久而久之,大家都默认他是gay公子!

 

  夏桑桑是个聪明的女孩儿,自然不想嫁给这个gay公子,所以选择了跳海自尽!

 

  然而,夏桑榆之所以觉得惊愕,并不是因为容瑾西特殊的性取向,也不是因为容瑾西在百富榜上的排名,而是因为眼前这位容瑾西容公子,是她父亲最头疼的对手,最难缠的敌人!

 

  夏氏集团与旷世集团,从来都是势同水火,互相为敌!

 

  桑榆近几年跟着父亲历练商场,与眼前这位容公子正面侧面的交过几次手,深知他的手段和心机都绝非常人能比!

 

  前段时间,她也曾经听到些风声,知道容瑾西为了树立正面的公众形象,在圈子内低调征婚。

 

  听说他很快就找到了合适的结婚对象,是个很干净很听话的女大学生。

 

  现在看来,这位很干净很听话的女大学生,就是这具身体的原主——夏桑桑了!

 

  只是任谁也不会想到,夏桑桑的这具身体里面,已经是她夏桑榆的灵魂了!

 

  她在打量他的同时,他也在不动神色的审视着她。

 

  他俊眉微蹙,动听却冷漠的声音道:“一个月前,你姐姐将你的照片送到我面前,她说你很干净,很听话!”

 

  夏桑榆眼中浮上阴霾,姐姐?

 

  可怜的夏桑桑,是被她姐姐夏云姿卖给了容瑾西?

 

  夏桑榆正想着,容瑾西突然欺身靠近她,神色危险的说道:“你干净还是不干净,新婚之夜我自然会检查清楚!可是目前看来,你显然很不听话!”

 

  新婚之夜?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容瑾西和夏桑桑的婚礼是本月的阴历十六。

 

  而今天,是十五。

 

  也就是说,明天,她就要嫁给这位gay公子?

 

  不等夏桑榆想出对策,容瑾西又道:“夏桑桑,如果你再敢寻死,我就将你姐姐夏云姿送到日本拍片去!”

 

  她漠然的扬起了唇角,凉凉说:“随便吧!”

 

  她现在没工夫管夏云姿会不会去日本拍片儿,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她抬起明亮的眼眸,定定望向容瑾西道:“想要和我结婚?”

 

  容瑾西本来想要用夏云姿来威胁眼前这个女人乖乖就范,可她好似浑不在意,一句淡淡的‘随便吧’便化解了他的威胁。

 

  他有一种重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甚至,驰骋商场无往不胜的他,居然还有了那么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挫败感!

 

  这种感觉令他十分不悦,一张俊脸更是冷凝得几乎快要结冰:“没错!我需要一个名义上的妻子,不可否认,你是目前来说最合适的人选!”

 

  夏桑榆点了点头,异常平静的说道:“好!我答应嫁给你!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你答应我三个条件!”

 

  容瑾西再次蹙眉:“条件?你以为就凭你,够资格和我谈条件?”

 

  夏桑榆微不可察的挑了挑眉:“你可以不答应!大不了我再死一次!”

 

“你敢!”

 

  他愤怒的低吼,额头上青筋隐现,已经气恼到了极点。

 

  近些年,因为他对温驰多有照顾,对女人又提不起兴趣,所以圈子里面盛传他是性取向特殊的gay公子!

 

  容家长辈和他的几位兄弟对他也是颇有微词。

 

  两个月前,容家老爷子更是放话,如果他不能娶个女人回家过正常的日子,便将温驰送到国外去,让他永远也见不到他!

 

  没办法,他只得妥协,答应尽快结婚。

 

  现在,整个容氏家族和晋城名流圈的人都知道他容瑾西明天要结婚了。

 

  今天准新娘跳海自杀已经引起了很多不利的猜测,如果这个女人真的死了,只怕他以后想要证明自己不是gay都没机会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在容老爷子那里没法交代。

 

  想到这里,容瑾西闷闷的叹息一声,放缓了声音道:“说说你的三个条件吧!!”

 

“我的条件很简单!第一:现在就带我去夏挚老先生急诊的地方,我要立刻马上就见到他!然后你还得答应三日后带我去参加我的……,去参加夏桑榆的葬礼!”

 

  一个条件里面,两个内容。

 

  夏桑桑,你可真够贪心的!

 

  容瑾西不仅觉得这个女人贪心,他还觉得很疑惑:这个女人怎么会和夏氏集团的人有交情?

 

  不过这条件并不是什么难事,所以他点了点头:“说第二个条件吧!”

 

“第二个条件更简单了!”

 

  夏桑榆淡声说道:“我们两个以其说是结婚,不如说是结契!契约时间为三年,三年之内,我会尽量扮演好容太太的角色,尽力维护你正面向上的公众形象,让世人都相信你容公子是个正常的男人!不过,在这三年内,你不准以任何借口任何形式和我发生关系……”

 

  她话还没有说完,他先就轻嗤一声笑出了声儿。

 

“夏桑桑,你想多了!”

 

  他阴鸷冰冷的目光从她的脸蛋看向她的身体,不屑道:“你放心,我对女人不感兴趣,对你这种姿色平平的女人更是没兴趣!”

 

  他刻意咬重了‘平平’二字的发音,暗讽她的身材不够饱满诱人。

 

  夏桑榆低头看了看,喔天哪,这单薄的小身板儿确实比不上她以前那傲人的大胸围,再加上又穿着宽松的病号服,胸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了。

 

  她扯过旁边的被子往胸口遮了遮,微有尴尬的说道:“你没兴趣最好!那我就说我的第三个条件了……”

 

“等一下!”

 

  容瑾西打断她,冷声道:“夏桑桑,我想请你记住两点:第一,我永远都不会碰你!也请你别对着我意银流口水!第二,我觉得三年太长,一年就足够了!一年后,我会安排你出轨,然后我会为了‘爱’而放手,和你友好离婚!”

 

  在他看来,女人这种生物天生麻烦,三年实在太磨人,一年就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一年后,他是离了婚的正常男人,没人会怀疑他的性取向。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好像很失望?”

 

“谁失望了?三年刑期减少至一年,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夏桑榆瞪了他一眼,又补充道:“在这一年时间内,你不能干涉我的所有事情!”

 

  容瑾西哑然失笑:“行!只要你所作所为对我们的‘夫妻关系’没有影响,一切都随你!”

 

  夏桑榆暗自松了一口气:“第三个条件最简单,离婚后,我会替你保守你的所有秘密,也请你不要将我的任何事情告诉任何人!”

 

“好!这条完全没问题!”

 

  容瑾西也放松下来,后退两步道:“走吧,我带你去见夏挚老先生!”

 

“嗯!谢谢!”

 

  夏桑榆掀开被子就要下床,腿刚刚一动,身体突然传来一阵难言的隐疼,像是被撕裂过一般。

 

  怎么会这样?

 

  夏桑桑是如假包换的黄花大闺女,这种地方疼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对了,一定是她重生之前生孩子用力过猛,又被乔玉笙来来回回剪切了好几刀,所以灵魂深处,依旧还保留着这种痛感……

 

  她虽然不在意,可是这身体纤弱又疼痛,再加上她刚刚重生,与这具身体的契合度不够,她挣扎着一迈步,身体就不受控制往他身上软扑过去。

 

  他只要伸手稍稍扶她一下,她就能稳住身形了。

 

  然而他对女人的厌恶早就深入骨髓,看见她扑过来,想也不想便往旁边避让了两步。

 

  她失去依附,噗通一声,狼狈的摔趴在地上。

 

  她疼得龇牙咧嘴,瞪着他质问道:“容瑾西你为什么不扶我一下?”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语气邪肆不羁又透着残忍:“现在没有外人,不用演!”

 

“什么?演什么?”

 

“夏桑桑,别装糊涂!这没有外人,所以咱们不用演恩爱夫妻,不用肢体接触,你更别想着法儿占我便宜。”

 

“占便宜?我占你便宜?”

 

  夏桑榆简直被他气得不行,捶地怒道:“容瑾西你是自恋狂吗?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占你的便宜?”

 

  容瑾西并不在意她的愤怒,看了看腕表,面无表情的说:“给你五分钟时间站起来!超过五分钟,第一个条件就作废了!”

 

  夏桑榆一听这话更急了:“凭什么你说作废就作废?”

 

“因为我很忙,没工夫陪你在这里瞎胡闹!”

 

“可是……”

 

“已经过了半分钟了!”他冷冷的提醒她。

 

  她不想放弃第一个条件,她要见到父亲,也要参加自己的葬礼!

 

  所以,她一面在心里暗骂容瑾西冷血没人性,一面挣扎着试图站起来。

 

  当然,她根本不指望在这个过程当中,容瑾西会伸手过来扶她一下。

 

  因为她依稀记得有一次在酒会上,一位漂亮的名媛小姐从容瑾西身边经过,因为鞋跟歪了一下,整个人站不住便伸手在他的胳膊上扶了一下。

 

  结果他当场翻脸,不顾那名媛小姐的再三道歉,脱下那件被她摸过的最新款阿玛尼西装,扔在地上便大步走了!

 

  也就是因为那一次,他不喜欢女人只喜欢男人的传言被炒得沸沸扬扬,世人都说他是性取向特殊的gay公子!

 

  夏桑榆回想了一下他刚才快速避让的反应,心中更是认定了他是gay的事实!

 

  是gay也好!

 

  是gay就表示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她是绝对安全的!

 

  她正胡思乱想,容瑾西在边上冷声催促道:“快点儿,四分钟了!”

 

  夏桑榆是真的爬不起来。

 

  她的这具新身体纤弱得很,被海水泡了一泡,早就已经成了软脚虾!

 

  更加恼火的是,她的两条腿稍稍一动,就会牵扯出难言的撕痛。

 

  想了想,她干脆一屁股又坐了下去:“容瑾西,抱我起来!”

 

  容瑾西俊眉一蹙:“抱你?做梦吧!”

 

  五分钟时间到了,他转身就往病房外面走去。

 

  夏桑榆看着他峻拔伟岸的背影,沉声说道:“UN企划合作案!容瑾西,抱我去见夏挚老先生,我可以帮你击败夏氏集团,顺利拿下UN!”

 

  容瑾西正要伸手去拧门锁,听见这话猛然回头看向她:“你怎么会知道UN?”

 

  夏桑榆担心父亲的情况,此时也顾不得其他的了,直接说道:“UN是境外长期合作项目,你和夏氏集团的人都想拿下这个项目对不对?只要你抱我去见夏挚老先生,我保证,一个月之内,UN就算你的囊中之物!”

 

“夏桑桑,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她一个在读女大学生,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实力?

 

  容瑾西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

 

  她明明不愿意嫁给他,一个小时之前还跳海拒婚,现在却甘心情愿与他结成契约夫妻,这本身就很奇怪!

 

  可是更让人生疑的是她怎么会对夏挚和夏桑榆这么关心?

 

  她怎么会知道只有夏氏集团和旷世集团中的核心高层才会知道的UN合作案?

 

她的身上,到底还有多少他不知道的秘密?


  他深邃如瀚海的眼眸看得她心里直发虚:“容瑾西,你干嘛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怎么?你不想拿下UN合作案吗?”

 

  他这才意识到走神,正要将视线收回,突然看见她宽松的领口。

 

       他突然之间就有些口干舌燥,一向视女人如禁忌的他体内竟然有些异样的燥热……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Copyright © 保定妇婴医院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