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妇婴医院社区

村医月报陕西传来好消息,这次改革村医很满意

村医之家2020-05-22 12:52:57

 关键词:变化


这些年里,国家对于村医的政策一改再改,然而困扰村医的难题却一直存在。待遇、编制、养老……村医的这些诉求何时才能得到满意的答复?

村医变职工村室成科室,陕西安康提出保障待遇新思路
 

长期以来,安康的农村卫生室始终是基层卫生工作的薄弱环节,有效监管难,待遇保障难,工作落实难,而这“三难”的根子是待遇保障难。一些村子的群众头疼脑热也要翻山越岭,因为他们的村里连医生都没有。因待遇太低,很多医生宁愿外出打工。


从2015年12月底开始,涧池镇开始了镇村卫生服务一体化改革。他们把村卫生室收编为镇医院的科室,即派出机构,统一规划,统一标准,加强管理;让村医与镇医院建立聘用合同关系,实行工资发放制、绩效考核制和养老保险制,所需资金为村卫生室补助和公共卫生服务项目的一部分,以镇为单位足额预算统筹发放。这项改革彻底改变了广大村医“赤脚医生”的身份,使他们不再为衣食担忧,能轻装上阵干好本职工作。


民主村村医沈昌林笑着说,这次改革后我也变成“正规军”,月收入增加了两千多元;有了这些收入,我就打消了跳槽的想法,同时也能安下心来做好公共卫生服务工作。
 
安康市卫生局局长郭德林说:村卫生室改革过去搞过多次,但效果都不理想,究其原因是待遇不留人,养老无保障。涧池镇的改革并没有增加国家和百姓的负担,只是把用于村卫生室补助和公共卫生服务项目的资金的分配办法变了一下,就解决了村医们长期没有解决的问题。至此,长期阻滞基层卫生工作的症结终于打开了!
 
高龄村医的执业医师梦,乡村全科助理医师考试开展

  



9月末,2016年度全国执业医师考试结束了。近年来,国家特为乡村医生开辟了“乡镇执业助理医生”和“乡村全科助理医师”等难度相对较低的资格考试,有越来越多的乡村医生加入执考大军,组成了考场里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一位工作在在某乡下村卫生室的乡村医生,今年已经54岁了,他为了一纸“执业助理医师证”考试八年终于成功的事情,成了当地医疗圈中的佳话。中国抗战八年才取得胜利,而他也是奋斗了八年才在去年终于获得了执业助理医师证,可见毅力之坚、难度之大。从理论上来说,“执业助理医师”的知识相当于医学大专水平,对于年龄相对较大的乡村医生来说,因为知识储备较落后,学习能力相对较差,确实有一定的难度,而这位医生锲而不舍的精神更是令人敬佩。
 
随着时代的进步,乡村医生的精神面貌也在改变,越来越多的乡村医生已经不再满足于只有一张“乡村医生执业证”,纷纷加入备战执业医师考试的队伍。考取执业助理医师(及以上)资格证,不仅是证明乡村医生个人能力的“试金石”,更是保证自己能够享受到国家未来好政策的一颗“定心丸”。
 
变化是绝对的,静止是相对的。正是因为诉求声未停,所以一改再改。国家从来没有打算放弃任何一个群体。村医更不应该放弃自己,所以自身的改变也是必须要有的。




关键词:利欲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贪婪,是人类的弱点之一。乡村医生作为守护一方百姓健康的医疗工作者,作为知识分子,手中掌握着许多资源。在伸手可得的利益面前是否能够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约束自己的行为,不去触碰那条“红线”,是衡量一名乡村医生是否合格的重要标准。

5年贩卖40个婴儿,六旬老太终被判死缓
 
年届六十岁的温老太山是东省兖州市王因镇某妇幼诊所里的一名医生,她利用自己所掌握的接生技术及治疗不育不孕技术,以妇幼诊所为掩护,一方面劝说怀孕妇女出卖自己的孩子,一方面以高价卖给自己诊治的不孕不育夫妇,并从中获取巨额利益。自2008年至2013年,温老太共计贩卖婴儿39起40人,其中1起1人未遂。

被捕后,温老太认为自己的行为不符合拐卖儿童罪的构成要件,即便构成犯罪,其主观上是想帮助别人,社会危害性相对较轻。请求从轻处罚。而事实上,被当做商品购买的孩子,他们的被抚养、受教育权利都无法得到保障,遭受虐待的可能性更是大大提高。 40多个婴儿,都被谁买走了?被带到了哪里?温老太不可能知道。他们能否受到公平对待?能否顺利长大成人?想来温老太也不关心。她关心的只有到手的钱和眼前的利。

在这起案件中,温老太长期从事贩卖婴儿的犯罪活动,情节特别严重。2016年,山东省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拐卖儿童罪判处温老太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销售假药1瓶赚7块,罚金五千徒刑十月

湖南省郴州市宜章县法院近日审理了一起销售假药案,被告人王强是一名乡村医生,2013年至2015年间,他通过电话订购的方式,从王波(另案处理)处以每瓶13元的价格购买了批量的“风湿关节炎胶囊”及“复方咳喘灵胶囊”,并在其经营的卫生室以每瓶20元的价格销售给本村村民。经当地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认定,“风湿关节炎胶囊”“复方咳喘灵胶囊”这两种药品按假药论处。其后王强因涉嫌销售假药罪,被宜章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王强明知自己购买的是无批准文号、无生产日期、无保质期等信息的不正规的药品,仍进行销售,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之规定,应当以销售假药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法庭上,被告人王强表示认罪,对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无异议。 经审理,法院判决:被告人王强犯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5000元。
 
乡村医生不容易。但是再穷,也要有自己的气节!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愿各位同仁引以为戒。

 

关键词:传承

子承父业,是中华民族的一项传统,它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感化,一种身体力行的教育,是一种榜样的力量。

“独手神医”乡村行医20载,儿子继承“衣钵”读博士
 

重庆梁平县金带镇双桂村卫生室的李国光,今年67岁,是一名乡村中医医生。李国光年幼时,一场意外导致他左手截肢,但没有浇灭李国光对中医的热爱。加上医术高明,因此得到一个亲切的称号——“独手神医”。李国光在村里村外已行医20多年,家家户户都有李国光的联系电话。


“医生一定要有一颗仁心,这样才能把工作做好,把病人看好。任何时候,医生都要对患者负责。”李国光说,不管春夏秋冬还是逢年过节,遇到病人就要及时就诊,甚至是大年初一,有病人也要认真看病就诊才对。
 
李国光说:“我父亲是一名中医,从小就从他那里听到很多关于中医的知识,受父亲影响,我很喜欢中医。我儿子可能受我的影响吧,他对中医也很感兴趣,现在在深圳攻读中医博士。希望他能将我们家的中医技术传承下去。”
 
父子同校同班同寝室,同吃同住同学医




9月中旬,四川省南充卫生学校第五届农村医生班迎来新学期,在2016级农村医生1班有一名父亲和儿子在一个班级读书,引来很多同学的关注。


今年44岁的沈兴培是南充市高坪区喻家乡十圣村卫生站的一名乡村医生。他在从医过程中目睹了农村医疗卫生事业薄弱,村医年龄结构老化,专业水平不高以及广大父老乡亲无钱看病、因病致贫的现状。为更加系统地掌握医疗卫生知识,更好地为父老乡亲服务,他和17岁的儿子沈霖一起报名来到四川省南充卫生学校农村医生班进行专业学习,父子二人共同学习的场面成了校园里一道独特的风景。

“我与儿子于2016年9月正式成为四川省南充卫生学校2016级农村医学班的学生,开始了我们系统专业学习医疗卫生知识的生涯。我与儿子共同约定,待到三年学业有成时,我们定要回到家乡,做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为父老乡亲们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农村医疗事业奉献自己的一生。”

有其父必有其子,孩子继承父亲意志,这不是用基因遗传就能解释得出的。在孩子面前,父亲总是不由得想要表现出自己最认真负责的姿态,正是这种蕴含着父爱的光辉形象,指引着孩子一点一点成长为自己最向往的那个人。

 
 关键词:疏忽

少签一个名字,写错一个数字,医疗机构就极有可能因此担上赔偿责任,在目前的医疗环境下,医生行医不得不谨小慎微,如履薄冰,否则说不定哪一天,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被告席上,打一场注定赢不了的官司。
 
拔“错”一颗牙,赔偿11万,村卫生室到底错在哪儿?




2010年初,家住浙江省慈溪市附海镇某村的吴老汉来到村卫生室,想要拔掉一颗坏牙。卫生室医生小张接诊后,在门诊登记中写道:姓名:陈某芬的哥哥;临床症状及初步印象:复诊,要求拔牙。查:左下第七齿龋坏,行拔除术等内容。随后便娴熟地拔掉了一颗牙齿,并开了一些药。但当时小张拔掉的牙齿其实是左下第六齿,而笔下的这一疏忽让卫生室担上了11万元的赔偿责任。


拔完牙后的某天下午,吴老汉忽然全身抽搐、高烧不退、神志不清……家里人连忙把他送到医院急救,经过一系列治疗后,吴老汉却像换了一个人,目光呆滞、神情恍惚,常常答非所问,甚至连家人都不认识。医院给老吴的诊断是:病毒性脑炎后遗症。根据司法鉴定,老吴因病毒性脑炎目前遗留中度器质性痴呆,已构成五级伤残。 
 
老吴及其家属认为卫生室医生小张拔错牙齿且拔牙手术不当,导致老吴患上急性脑炎,并造成严重后果,要求赔偿各种损失共98万余元。
 
当地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卫生室提供的病历资料存在明显缺陷,主要表现为:患者的姓名“陈某芬的哥哥”不合规范;主诉、现病史、初步诊断等的描述不够规范;临床处理为“拔牙”,而拔牙有禁忌症与适应症,需对能否拔牙作一系统的检查与评估,医方的病历资料中未描述是否作了系统的检查和评估;牙位记录错误,病历记录中左下第7齿拔除,而实际拔除的是左下第6齿。说明被告在对原告的诊疗过程中未尽高度注意义务,存在医疗过错。该过错与原告所患病毒性脑炎虽不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但不排除拔牙手术影响其局部免疫力,从而促发病毒性脑炎的可能。
 
法院认为:该卫生室制作的病历资料存在重大瑕疵,其对老吴的诊疗过程未尽高度注意义务,虽该过错与损害后果无直接因果关系,但违反了应负的责任,加大了老吴拔牙手术后产生感染并发症从而促发脑炎的可能性。因此,酌定卫生室对老吴的损失承担20%的赔偿责任,应赔偿原告合计11万余元
 
无证医生单独接诊后患者死亡,卫生院被判担责

2015年1月13日早晨,某企业员工阿芳在工厂内突然晕倒,8时5分,其丈夫阿郑(化名)与工厂同事连忙将其送往博罗县某卫生院进行治疗,尚未取得执业医师资格的试用期医学毕业生小林接诊阿芳,诊断其为“胃炎”。并在当日的门诊病历书中记录: 
 
“时间:2015年1月13日8时15分。
主诉:患者因腹痛,出现头晕、胸闷不适。
检查:血压:110/90mmHg;心电图:大致正常,心率齐。
诊断:胃炎。
用药:0.9﹪氯化钠100ml、奥美拉唑40mg,静脉滴注。参脉(注射液)20ml、0.9﹪氯化钠250ml,静脉滴注。西咪替丁片3片/次,口服,3次/天。甲硝唑片6片,2片/次,口服,3次/天。
医师签名:小林。”
 
据卫生院提供的证人证据,当日11时06分许,阿芳在输液完毕后病情好转,亦向护士诉无不适,然后自行步行离开医院。但阿芳随后在院外出现病情恶化,由家属送往博罗县人民医院进行抢救,并于下午2时30分左右死亡。
 
原告方认为由于卫生院所聘用的工作人员小林没有取得执业医师资格,其诊疗行为属于非法行医,并且由于没有给出正确的诊断,不但无法进行有效的治疗,同时延误了阿芳的最佳抢救时机,最终导致了阿芳的死亡。要求卫生院赔偿763299.7元。
 
卫生院认为,小林对患者的诊疗没有违反相关医疗法律法规,诊疗过程依法依规操作,不存在误诊,不存在医疗过错。患者的死亡时间距离开卫生院超过3个多小时,期间是否在别处就医,是否服用其他药物等等不得而知,而且遗体在当天即被家属火化,死因无法查明。

博罗县人民法院裁定,小林作为卫生院录用并尚未取得执业医师资格的试用期医学毕业生,参与医学教育临床诊疗活动必须由临床带教教师或指导医师监督、指导。而原告提供的门诊病历中只有小林一人的签名,证明在阿芳的就诊活动中,被告卫生院工作人员小林,在带教医生不在场的情况下书写的门诊病历内容没有带教医生签名确认,是擅自开展临床诊疗活动的行为。违反了有关规定,小林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据此可以推定被告卫生院对阿芳的诊疗有过错,并最终推定确认被告卫生院承担10﹪的赔偿责任。

拔牙与病毒性脑炎不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阿芳的死也很可能不是卫生院的错,但两起案件的结果都是医疗机构担责。都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疏忽,这个小小的疏忽,就成为了法院认定医方未尽责任的证据,而未尽责任即是存在过错。因此,村医开展医疗活动一定要依照制度、量力而行。否则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了事,就算你有一万个理由也打不赢官司。

 


关键词:时光


 
时光是一种很神奇的力量,它不停地把珍贵的东西带走,又把更美好的东西留下。

1967--2016:老大夫半个世纪救死扶伤为乡邻




他18岁开始行医,49年来不论寒冬酷暑,永远把村民疾苦放第一位;一年365天,他的足迹遍及附近村庄的家家户户,为无数群众的健康“把脉”;半个世纪过去了,如今67岁的他,依然倾尽全力在给乡邻救死扶伤解除病痛。他,就是重庆市江津区吴滩镇现龙村的老村医——杨仕和。


1949年,杨仕和出生在现龙村的一个贫困农户家中,家人看病十分困难。从小目睹了这一切的杨仕和,立志要成为一名医生。初中毕业后,他便踏上拜师学医之路,通过三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如愿以偿,成为一名医生。

1967年,杨仕和得知家乡现龙村由于地处偏远,没有村医,村民们看病得走十多公里,非常不方便。最终他决定回乡当村医。就这样,杨仕和一干就是49年。

“现龙村高血压患者有121人,正在治疗的56人,已经康复的65人……”说起附近村民的健康状况,杨仕和如数家珍,早已把这些装进了脑海里。“村民都有我的电话,接到电话,我随叫随到。”杨仕和笑着说,如今,他的手机号已成为村民们的“120”。

“叮铃铃……”采访中,杨仕和刚送走一位看病的村民,桌上的手机又响了。原来,这是邻村一位老人打来的求诊电话。挂断电话,67岁的杨仕和连忙背起药箱,顶着炎炎烈日,又一次踏上了出诊之路。

26岁--34岁:女村医最美年华扎根山沟救患者



 

从26岁到34岁,钟晶把最美好的年华留在了龙河村。

2008年,钟晶跟随在乡镇工作的丈夫来到龙河村,结束了两地相隔的日子。然而,眼前的一切是这个来自城市的80后女孩从未想象过的。

位于贵州省黔西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贞丰县龙场镇的龙河村,长年气候潮湿,风湿病是困扰村民们的一大顽疾。一些村民刚过40岁,骨骼就发生变形。由于医疗条件落后,村民缺乏卫生常识,村里七成以上的妇女都患有妇科病,但因找不到女性妇科医生,她们宁愿拖到病情恶化。

村里的现状让三代行医的钟晶如鲠在喉。她毅然辞去贵阳一家医院的稳定工作,拿出2万多元积蓄购买了医疗设备。龙河村唯一的新农合报销卫生室就这样开张了,那一年,钟晶26岁。

从妇科病、风湿病到皮肤病,村民们碰到疑难杂症都先来咨询钟晶。连村里的牲口病了,村民也拉来诊所找她商量。“村民门这么信赖我,我必须硬着头皮学啊!”于是,钟晶一边工作,一边抽空看书学习。书上没有的,她就去请教城里熟悉的医生。

即使如此,钟晶从未有过怨言。每当看见患者杵着拐杖来,迈着大步走,钟晶心里就有说不出的满足。

四个月后,如此平静的日子被丈夫调往黔西南州府兴义市工作的消息彻底打乱了。因为爱情来到乡村,却没有因为爱情离开。钟晶说,和城市里比起来,山村老百姓太苦了,她想坚持下去,用自己擅长的医术让乡亲们过得好一点。

从此,钟晶与丈夫又一次过起两地分隔的生活。钟晶常说,自己有四个家:贵阳市父母家、兴义市丈夫家、女儿所在的奶奶家,以及卫生室这个家。

看似柔弱的身躯,却撑起了整个村子的健康。乡亲们虽然离不开钟晶,可还是心疼她。“你一个城里的女娃娃,丈夫也不在这边,跑到我们山沟里来又挣不了钱,何苦呢?”告别K歌、逛街、看电影的都市节奏,取而代之的是看病、送药、唠家常的乡村生活。钟晶觉得,这就是属于她“稳稳的幸福”。“人活着,要在最需要自己的地方发挥价值,这一辈子就值了!”

今年8月底,钟晶把户口迁到了龙河镇。“今天,我是真正的龙河村人了!”钟晶在朋友圈写道。
 
将那些美好的、宝贵的、眼睛看不到的东西展现在众人面前,这就是时光的意义。 



新闻来源:央广网  中国青年网  村医之家  华龙网 陕西日报
编辑整理:吴振伟


喜讯:“村医之家”留言功能开通啦!现在大家可以把想说的话说出来啦!(详情请戳文末“评论”按钮)


村医之家

微信号:zgsqys-cyzj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村医之家隶属于《中国社区医师》杂志,是中国医师协会乡村医生分会官方公众号,旨在服务全国百万乡村医生,为乡村医生进行全面的继续医学教育及全科医学训练,及时传递及解读国家相关政策措施,反映乡村医生需求,对乡村医生队伍给予全面的人文关怀。

Copyright © 保定妇婴医院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