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妇婴医院社区

柳州援非产科医生日记走红朋友圈,抢救非洲产妇创奇迹,曾当选今报“公民榜样”

南国今报2020-05-22 13:23:59


这两天,今妹的朋友圈被一则援非医生紧急抢救胎盘脱落产妇的消息刷屏了。整个抢救过程惊心动魄,扣人心弦。援非医生“朱哥”技术之精湛,及其自掏腰包为患者购买救命药之善举,大爱无疆,吸粉无数,就连今妹都止不住对他的滔滔仰慕之情。



这位“朱哥”是谁?


其实今妹很早就知道他了。只是当时他的标签还不是“援非医生”,而是2012年的南国今报公民榜样——“艾防医生”朱泓旭


那一年的朱泓旭,不光是一个妇科医生,还是一名外展医生(外展就是医生进入娱乐场所,开展健康教育,达到预防及控制性病、艾滋病的传播),通过与“小姐”们沟通和交流,教授她们防艾的各类知识。


他还是柳州市红丝带关爱宣教中心创始人之一,热衷志愿服务工作,曾获评全国“向上向善好青年”


他也是留守儿童的“知心哥哥”,自筹资金帮助乡村学校建立流动图书馆,丰富孩子们的课余生活。


如今的朱泓旭,又身披白衣远赴异国他乡,成为了中国和非洲的“友谊使者”


右二为朱泓旭


朱泓旭说,援非的梦想一直在他心里,只等待合适的机会。以前从电视上播放的纪录片了解到非洲病人的疾苦,他就想着 ,自己有一天也要踏上这片美丽的土地,奉献自己的力量。


2017年,他义无反顾地加入广西援非医疗队,在科摩罗最小岛屿――莫埃利岛援医,给自己的人生增加了一段难忘的经历。



今天,就让我们跟着“朱哥”的记录,一起来听听这个惊心动魄的故事。


7疤手术中助产士闯进来了


3月19日,今天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中午12点半,我还在手术台上,饥肠辘辘地为一名7疤(已做过7次剖宫产,此次为第8次)的孕妇行剖宫产。虽然7疤放在国内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在科摩罗这个每个家庭低配是6~8个孩子的非洲小国来说真的是小case,所以我也见怪不怪,就像买彩票中了10元钱一样平淡地做着这台7疤剖宫产。手术也比较顺利,为了下一届队员不再做8疤手术,我还用蹩脚的法语建议孕妇结扎,我的助手翻译成当地语征求孕妇意见(孕妇麻醉是清醒的),孕妇点头同意。

正当我准备进行输卵管结扎的时候,一名助产士闯进手术室,气喘吁吁的朝我大叫:“docteur,XXXsortir(医生,XXX出来了)!”


脐带脱垂 胎死腹中


什么东西出来了?那名助产士发现我没有听懂,情急下用手指在空中画了好几个圈,我读懂了这个动作:脐带!脐带出来了,天啊!脐带脱垂!

脐带脱垂是非常危急的产科急症,倘若抢救不及时,对胎儿的伤害是致死性的。我们莫岛医院有且只有一间手术室,有且只有一个麻醉医生,没有条件同时进行2台手术,我现在做的7疤剖宫产还没有结束,极有可能占用了脐带脱垂的抢救时间。我不敢再想象下去。我立马丢下器械,交待助手继续手术,我手术衣都来不及脱,跟着助产士直奔产房。

到了产房,看到一名孕妇躺在产床上,规律腹痛着,一段长约10cm的脐带“U”型露于阴道口,我赶紧触摸脐带,已经停止搏动,用多普勒胎心仪在孕妇腹部每个角落探测胎心音,均没有声响。阴查发现宫口仅开2cm,胎头死死地压迫着反折的脐带,胎死腹中,已经没有了即刻剖宫产的意义。


助产士又闯进手术室


后来通过助产士的翻译了解到该名孕妇孕38周左右,胎膜自破,在家如厕时,脐带就掉了出来,因为家住乡下,交通不便,等找到车子赶来医院的时候,早就过了黄金抢救时间,目前只好等待死婴自然分娩。

我失望地走回了手术室,重新洗手继续上台手术,完成了双侧输卵管结扎,正准备关腹,之前闯进手术室报告脐带脱垂的助产士又闯进来了,仍旧是大声疾呼:“saigner beaucoup(出血很多)tension pas bien(血压不好)!”。这回我听懂了,我要求助手一定要自己完成关腹及缝皮,不能再占用手术室太久了。我又一次穿着手术衣狂奔了出去。


产科最大的“瘟神”降临


赶到产房,见到刚才那名脐带脱垂的孕妇已经分娩出死婴及胎盘,此刻她躺在血泊中,神情淡漠,口唇发白,喘着大气,鲜血不停地从阴道流出,染红了她的裙子以及垫在屁股的3层头巾,穿透裙子和头巾的鲜血顺着床垫又流到了地上。

护士在一旁测血压,仅有80/50mmHg,这里没有心电监护仪,现在的血氧饱和度无从知晓,但肯定不高。检查发现子宫收缩良好,胎盘娩出完整,产道没有裂伤。看到根本无法自凝,就像关不了闸的水龙头一样哗哗直流的鲜血,我心中一惊:羊水栓塞!并且已经造成DIC(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及失血性休克!天啊!在出国之前我就一直担心羊水栓塞这个产科最大的瘟神如果出现在非洲这种缺医少药的地方怎么办,我唯有祈求不要这么“倒霉”,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现在货真价实的出现了!


孤军奋战


在国内,这时应立即启动全院多科联合大抢救:输血科调动所有的血源保证抢救用血;检验科专线快速为抢救提供各种分析化验;手术室开通绿色通道;妇科产科甚至外科联合手术,科主任及业务副院长亲自指挥抢救。

而在这里我孤军奋战,就连向我报告的助产士看到这种情形已经在一旁照着贴在墙上的手抄版《古兰经》唱了起来。这时护长及2名护士闻声赶来,我叫护长赶紧去交待家属马上献血,越多越好。

护士帮忙开通3处静脉通道,大量输液;同时给产妇吸上氧气,没有氢化可的松就用大量的地塞米松抗过敏,没有罂粟碱就用阿托品解痉。没过多久,护士拿来了两袋鲜血,立即给产妇输上。眼看鲜血就要输完了,产妇的阴道流血还是像决堤的洪水滔滔不绝,这时产妇已经进入嗜睡状态,不能再拖了,她已经失去了孩子,已经很不幸了,不能让她自己连性命也失去了!


鼓足勇气再上手术台


在这个没有过多药物支持的非洲,切除子宫是最有效且最安全的办法。我果断决定opération(手术),我和护士们七手八脚地用平车推着失去知觉的产妇赶往手术室。幸好,上台手术被我的助手完成了。

我们又七手八脚地把产妇挪到手术床上,我要求麻醉师立即全麻,看似镇定的我,心虚得要命,在国内虽然做过子宫全切,但都是跟着主任在腹腔镜下完成的,独立开腹切除子宫根本没有做过,好在事前向在昂岛工作的妇产科同行小韦讨教过手术的步骤,在洗手的时候我还一直回想着小韦的赐教,回想着在国内主任一再强调的手术重点。

我鼓足了勇气,坚定地上了手术台,但是一进腹就发现大量的腹腔血性积液还是吓到了我。我叹了一口气,就当这是一台腹腔镜下的子宫全切吧,我跟死神的拔河比赛正式开始。


和死神拔河,我赢了


我断离双侧附件、分离膀胱、结扎子宫血管,然后切除子宫,保留了部分宫颈,最后缝合宫颈残端,我看到了胜利的曙光。手术期间,产妇家属继续献血,非常给力,又献了8袋鲜血,共计4000ml,简直把全身的血换了一遍。

经过大量输血及输液,以及切除了子宫之后,产妇阴道流血停止,血压逐渐升高,呼吸、心率也恢复正常,但是尿量少了,肾衰前兆!我赶紧加用呋塞米利尿,但效果不明显,这时麻醉师告诉我街上药店能买到人血白蛋白,就是价钱比较贵,天大的好消息,我说钱不是问题,差的钱我出,救人要紧。后来家属买空了药店的人血白蛋白,给产妇用上之后,大量清亮的尿液利了出来!

最终,产妇慢慢苏醒了过来,我和死神的拔河比赛,我赢了……




来源 | 柳州市妇幼保健院、朋友圈、南国今报综合

值班总编丨李旭东

 值班主任丨陈新援

值班编辑丨陈    枫

出品丨南国今报全媒体中心





Copyright © 保定妇婴医院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