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妇婴医院社区

不可思议:阿司匹林在妇产科的 9 大神奇应用

临床用药2020-03-25 16:19:37

如果让大家评选世界药物发展史上对人类健康贡献最大的两个药物,如果说一个是青霉素,那另一个一定是阿司匹林。

之前我们做过一期《意想不到:二甲双胍在妇产科的神奇作用》,现在我们来看一下另外一个神奇的药物。

阿司匹林(Aspirin)又称乙酰水杨酸,具有解热、镇痛、抑制血小板凝集、预防微血栓形成和改善微循环等作用,广泛应用于临床各个领域。随着科学研究的不断深入,研究人员发现其有越来越多的用途,这包括治疗神经退行性病变、预防肿瘤和增强自身免疫的作用。那么,今天我们就来盘点一下阿司匹林在妇产科有哪些临床应用和最新研究。

1
子痫前期(PE)


到目前为止,关于子痫前期研究的主要集中在对其的预测和预防。循证医学证据表明:小剂量阿司匹林对子痫前期有一定的预防作用,其能够降低 20%~50% 的子痫前期的发生率。美国、英国、加拿大、世界卫生组织已将小剂量阿司匹林用于高危孕妇的子痫前期预防写入指南。2011 年英国国家卫生与临床优化研究发布的阿司匹林应用指南推荐在妊娠 12 周时,每日服用 75 mg 阿司匹林,直至分娩。

2013 年美国妇产科医师协会新发布的妊娠期高血压疾病指南明确提出:有早发子痫前期且妊娠 34 周前早产病史或有 1 次以上子痫前期病史的孕妇,建议从妊娠早期末开始每天服用阿司匹林 60~80 mg。2014 年 9 月,美国预防服务工作组发布了关于小剂量阿司匹林预防子痫前期的指南,建议具有子痫前期高危因素的孕妇从妊娠 12 周以后预防性服用小剂量阿司匹林,每天 81 mg。

2
复发性流产(RSA)


复发性流产是一种常见的妊娠相关疾病,发生率大约 1%~3%。目前,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妊娠期血栓前状态在复发性流产的发病中起着重要作用。

易导致妊娠期血栓前状态高危因素包括:抗凝蛋白缺陷(蛋白 C、蛋白 S 缺陷症)、凝血因子缺陷(抗凝血酶原Ⅲ,异常纤维蛋白原血症)、纤溶蛋白缺陷(组织型纤溶酶原激活物 (t-PA) 缺陷症、纤溶酶原活化抑制物 -1(PAI-1) 增多)、高同型半胱氨酸血症、凝血酶原突变、四氢叶酸还原酶基因突变(MTHFR)、抗磷脂综合征和系统性红斑狼疮等。

抗凝治疗被公认为对于复发性流产血栓前状态有效的治疗方法,包括阿司匹林、低分子肝素及中药等,其中小剂量阿司匹林联合低分子肝素占重要地位。

3
胎儿生长受限(FGR)


FGR 病因复杂,目前认为子宫和胎盘血流灌注不足是导致 FGR 的重要危险因素,故临床上多通过药物增加胎盘血流灌注来改善胎盘功能来治疗 FGR。2013 年英国皇家妇产科医师学院的发布的 FGR 管理指南指出,对于有胎盘血流灌注不足疾病史(如 FGR、子痫前期、抗磷脂综合征)的孕妇,可以从妊娠 12~16 周开始服用小剂量阿司匹林至 36 周。

存在以下 1 项高危因素的孕妇,也建议于妊娠早期开始服用小剂量阿司匹林进行预防,其中高危因素包括:肥胖、年龄大于 40 岁、孕前高血压、孕前糖尿病、辅助生殖技术受孕病史、胎盘早剥病史和胎盘梗死病史等。

4
辅助生殖技术(ART)


ART 已成为治疗不孕症的常用手段,但妊娠成功率仍徘徊在较低水平,如何提高其妊娠率仍是颇为关注的问题。研究发现,子宫及卵巢血供丰富者妊娠率高,而血供欠佳者妊娠率低。

应用阿司匹林能否改善血供,能否提高妊娠率呢?氯米芬诱导排卵后不仅可直接而影响子宫内膜的发育,而且还可通过减少子宫的血液供应,继而影响子宫内膜的发育,导致囊胚种植时不良的子宫内膜容受状态而使妊娠率低下。

研究发现在氯米芬促排卵同时用小剂量阿斯匹林,可明显增加增生期子宫血液供应,能改善子宫内膜发育,子宫内膜明显增厚。Waldenstrom 等研究还发现接受 IVF-ET 的女性,自胚胎移植日起阿司匹林 75 mg/d 口服,共两周,相对于对照组,阿司匹林可改善子宫血流灌注,明显提高妊娠率。

5
子宫内膜异位症(EMs)

EMs 是生育年龄女性最常见疾病之一,组织学上虽为良性病变,却有侵袭转移的恶性行为。目前,全世界研究人员都在在致力于阐明其发病机制和预防措施。2005 年 1 月发表在《Fertility and Sterility》的一篇研究发现,给予子宫内膜异位症模型小鼠喂食阿司匹林 4 周,可明显抑制内异症病灶的进展,建议在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时,对阿司匹林给药的重视程度应远远大于改善疼痛,因阿司匹林可以减少荷瘤量,从而有助于治疗 EMs。

6
子宫内膜癌(EC)


子宫内膜癌是目前最常见的妇科恶性肿瘤,肥胖、糖尿病和高血压等是其主要高危因素。研究发现阿司匹林能够抑制子宫内膜癌细胞的生长。体外实验也发现阿司匹林可通过上调环氧合酶 2 蛋白的表达,通过诱导细胞凋亡和改变细胞周期来抑制子宫内膜癌细胞的增殖。

2008 年 Viswanathan AN 等研究人员在《Cancer Research》上报道,在一个有 82971 女性参与的前瞻性队列研究中,他们发现阿司匹林能够降低子宫内膜癌的发生风险。2016 年 2《gynecologic oncology》上的一篇系统回顾和 meta 风险也指出,非甾体类抗炎药使用能够显著降低子宫内膜癌的发生风险。

7
宫颈癌(CC)


宫颈癌是发病率仅次于子宫内膜癌的妇科恶性肿瘤,手术和放疗是其主要治疗手段。

2003 年 Kim KY 等在《Cancer letters》上报道,使用阿司匹林预处理宫颈癌细胞后,可增强其对放疗的敏感性,从而增加宫颈癌的放疗效果,进一步研究发现阿司匹林联合放疗可通过调控 bcl-2 和细胞凋亡蛋白酶 3(caspase3)诱导凋亡,从而抑制宫颈癌细胞增殖。

不过,2013 年发表在《Cancer epidemiology》上的研究发现,使用阿司匹林并不能减少宫颈癌的发病风险。

8
  卵巢癌(OC)


卵巢癌症状较隐匿,一般发现都属于晚期,是死亡率最高的妇科恶性肿瘤。如何预防和治疗卵巢癌是亟待解决的问题。2015 年 4 月一篇《Annals of oncology》上的研究指出,小剂量的阿司匹林使用可以减少上皮性卵巢癌的发生风险。在此之前,同样的是,2014 年《美国国立癌症研究所杂志》也报道,阿司匹林能够降低卵巢癌的发生率。

9
痛经(Dysmenorrhea)


原发性痛经的发生主要与月经时子宫内膜前列腺素含量增高有关。PGF2α含量升高时造成痛经的主要原因。PGF2α含量高可引起子宫平滑肌过强收缩,血管痉挛,造成子宫缺血、缺氧状态而出现痛经。阿司匹林作为非甾体类抗炎药,能够抑制前列腺素的合成,从而对痛经具有缓解作用。

参考文献:

[1] De Jong P G, Goddijn MMiddeldorp S. Antithrombotic therapy for pregnancy loss. Hum Reprod Update 2013;19(6):656-73.

[2] Trabert B, Ness R B, Lo-Ciganic W H. Aspirin, nonaspirin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 and acetaminophen use and risk of invasive epithelial ovarian cancer: a pooled analysis in the Ovarian Cancer Association Consortium. J Natl Cancer Inst 2014;106(2):djt431.

[3] Wilson J C, O'rorke M A, Cooper J A, Murray L J, Hughes C M, Gormley G JAnderson L A.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 use and cervical cancer risk: a case-control study using the Clinical Practice Research Datalink. Cancer Epidemiol 2013;37(6):897-904.

[4] Verdoodt F, Friis S, Dehlendorff C, Albieri VKjaer S K. Non-steroidal anti-inflammatory drug use and risk of endometrial cancer: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observational studies. Gynecol Oncol 2016;140(2):352-8.

[5] 赵敏, 常才. 阿司匹林在妇产科的应用 [J]. 国外医学妇产科学分册,2007,23(6):391-394.


行走妇产科,掌握性激素很重要。

关注妇产时间,微信对话框回复「性激素」,从此不为激素愁。


编辑:高瑞秋

Copyright © 保定妇婴医院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