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妇婴医院社区

在妇产科遇见老公和女同事,她竟…

松烟入墨里2021-01-12 07:33:18

夜深。

熟睡中的宫静雅,莫名地被一道力量勾住腰。

身子被翻了过去,惊醒过来。

“毅琛,你……回来了?我去……帮你热饭!”她小声地说着,就要起身。

陆毅琛直接用他坚实的胸膛,把女人堵了回去。

宫静雅的心头,袭上一股不好的预感,本能地抓住男人的胳膊,求饶道:“毅琛……我们……不能……”

“有什么不能的?”陆毅琛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宫静雅心里好慌,急得语无伦次,“毅琛……我……怀……”

就差那么一点,她就把自己怀孕的事情说了出去!

幸好她唇舌打颤,及时收了回去。

她真的好怕肚子里的孩子,就这么被他给祸害了。

“毅琛,我今天好累,求求你,放过我吧……”

宫静雅噙着泪,不敢跟他说实话,怕他会对孩子不利。

她心里清楚地知道这个男人他并不爱自己,他爱的人一直都另有其人。

嫁给他这三年来,她不过就是个代替品而已,不,甚至连代替品都算不上。

陆毅琛见她像块木头似的,兴致慢慢地消退下去,感觉很没意思。

三年了,她一点改变都没有,真让他倒胃口。

……

依旧是没有看她一眼,男人抓起丢在床头柜上的衣服,动作利落地穿了起来。

他一边系着衬衫上的扣子,一边背对着宫静雅,冷肃地低吼。

“记得把药给我吃了,别到时候去医院堕胎,可就是你自个自作自受。”

三年了,他每次跟她完事,都会说同样的话。

从未考虑过要让她给自己生个一儿半女!

这就是宫静雅宁不敢说出自己怀孕的缘由!

因为他不准她怀孕,也不准她生下他的孩子。

一旦他知道她怀孕了,必定会让她把孩子堕掉。

听着他冷肃又清冷的话语,宫静雅的心里隐隐地犯起疼来。

她抚着自己的小腹,眼泪模糊,在心里默念起来。

宝宝,妈妈会拼尽全力保护你的,你也一定要好好的,千万不能有什么事。

陆毅琛重重地摔门离开,又丢下宫静雅一个人。

以前他离开时,她的心里多少还会有一点难受。

如今他离开了,她反而松了一大口气。

宫静雅扶着肚子,像一只蜗牛似的,一点一点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本是打算去洗手间清洗一下,身子刚一挪开,便看到床单上面留下一小块深褐色的东西。

伴随着身子的挪动,她的小腹也有点隐隐作痛。

宫静雅的心里开始不安起来,脑海里不由地回想起妇产科医生今天对她的嘱咐,让她三个月内,千万不能过夫.妻、生活。

否则会先兆流产!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开始慌了,好不容易有了这个孩子,怎么能让它就这么流了呢?

慌乱之下,宫静雅侧过身,从床头柜上把手机拿了下来。

手指颤抖地划开屏锁,在通讯录里上下滑动着,焦急地寻找可以救她孩子的人。

连着滑了几下后,她的指腹最终停在江宸的名字上面。

犹豫着要不要找他?

自从她嫁给陆毅琛后,他不愿她抛头露面的出去工作,也不太喜欢她跟异性有来往。

尤其是江宸!

每次他们碰到一起,陆毅琛的脸色就会很难看。

因为爱他,这三年来,宫静雅无时无刻不在迁就着他。

她不想让陆毅琛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就只能向江宸求救了。

江宸是一名儿科医生,对她的帮助会更大一些。

宫静雅犹豫片刻后,终于拨通了江宸的手机号。

江宸那边,正在医院值夜班,刚给一个夜里急发烧的孩子看完病。

刚要坐下休息一会,电话便又响了起来。

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静雅打来的电话,他毫不犹豫地接起电话。

“喂!静雅,这么晚了,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静雅结婚后,他从不刻意地去打扰她,但每次只要一听到跟静雅有关的消息,他还是会很激动很在意。

宫静雅捂着小腹,薄汗涔涔,忍着痛,气虚无力地说道。

“我……怀孕了……肚子疼……你能不能……救救我……”

“怀孕?肚子疼?听我说静雅,你现在先平躺下去,深呼吸,别太紧张。我马上派救护车过去接你来医院。听我的话,千万别紧张别害怕,怀孕初期的状况,本来就很多,你也别想太多,一定要平躺,深呼吸,保持良好的心态。”

“好!”

宫静雅这一刻什么也做不了,只能乖乖地听着江宸的话,等着他过来救她的孩子。

江宸把她看得很重要,挂了电话后,立马打电话调了一辆救护车,赶去陆家那边。

宫静雅见到江宸的那一刻,犹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抓紧江宸的手,苦苦央求。

“江宸,求求你,救救我的孩子……”

“放心!我一定会尽力的。”江宸将她从床上打横抱起,跟她一起爬上救护车,往医院的方向开了过去。

宫静雅福大命大,在江宸的帮助下,她终于顺顺利利地保住了孩子。

妇产科医生告诉她,要是她晚来一步,孩子就真的保不住了。

孩子保住后,宫静雅最想感激的人,莫过于江宸。

若不是他连夜派出租车接她到医院来急救,孩子早就不在了。

正好她还有别的事情要跟他商量一下。

于是,她下了床,出了病房,小心翼翼地寻着江宸的诊室走去。

到了他的诊室门口,她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传来熟悉的应门声,“请进!”

“江宸哥,你现在忙吗?我可不可以进来?”宫静雅拉开门,礼貌地问道。

江宸抬头一看,来人是宫静雅,急忙停下手上的工作,腾身而起,疾步迎了上去。

“静雅,你怎么过来了?不是都跟你说了,你现在身体还很虚弱,需要卧床多加休息的吗?”

宫静雅无谓地笑笑,想要让他安心一点,

“我没事,你不用那么担心我。”

“快过来这边坐!”江宸还是很担心她,眉头拧得紧紧的,“……找我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就想来谢谢你。”宫静雅甜甜地一笑,笑容是那么得纯美,依旧令他动容。

“干嘛那么客气,以后你有什么需要,只管给我打电话就行了。”

江宸落落大方地说道,他倒是很希望能够帮到她。

不过,他说完这句话后,看她并没有多大的反应。

转念一想,感觉自己可能说错了什么话,忙又补了一句话,用来圆场。

“呵呵,我都忘了,你已经结婚了。毅琛他可以照顾你。”哪里还需要他呢?

听完他的话,她的心里泛起阵阵苦涩。

宫静雅干干地笑了几声,并没有对他的这些话做出回应。

反倒是略过这些话题,聊起别的话题来。

“江宸哥,我想今天中午就出院。”

“今天中午出院?这怎么行?你可别忘了,昨天夜里你差点就流产了,刘主任说你必须留在医院里观察几天再说。”

宫静雅心里明白江宸这么说,完全都是为了她跟宝宝好。

可她必须得出院,万一这两天陆毅琛突然又跑回去,发现她不在家里,他一定会起疑心的。

在孩子还没成型之前,她绝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

孩子是她好不容易才保下来的,她就像是天使一般,给她原本近乎地狱般的生活,带来了希望跟快乐。

宫静雅捏紧手指头,语气更坚定地说道,“江宸哥,求你了,帮我跟刘主任说一声,让我出院吧!我可以回去保胎,反正我没有工作,可以每天都躺在家里。我是真的闻不惯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再待下去,我会受不了的。”

江宸听到她要出院,极力反对,说了很多劝说她的话,但都不管用。

静雅的性子太倔了,一旦要做什么事,谁也阻止不了她。

实在是拗不过她,最后,只能如她所愿。

“你等我一下,我打个电话跟刘主任说一下。”

“嗯!”宫静雅欣慰地点了点头,终于可以回去了,也算是了却了她的一桩心事儿。

江宸打完电话后,折回来,告诉她结果。

“我刚刚已经打给刘主任了,她说可以让你出院,但让我转告你,切记千万千万要小心,回去之后,以卧床为主,按时服用安胎药,多注意休息。”

“好,我知道了。”

“要不要打个电话给毅琛,让他过来接你回去?”从昨晚到现在,江宸都未听到静雅提起她的丈夫,唯一聊到陆毅琛的话题,还是他主动提起来的。

不过,静雅什么都没有说,就把跟陆毅琛有关的话题跳过去了。

宫静雅急忙摇头,抿唇笑了笑,拒绝道:“不用,他工作很忙,我这又没什么事,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

“那好吧,我送你出去打车。”

江宸帮宫静雅回病房收拾了下,亲自送她出院……

两个人肩并着肩,往妇产科的外面走去。

巧合的是,当他们走出妇产科,右拐弯的时候,颜瑾薇戴着粗框墨镜,迎面走了过来。

刚好跟他们两个人,擦身而过。

颜薇一眼便认出了宫静雅,知道她是陆毅琛的老婆。

眉头微微一皱,心思立马变得缜密起来。

……

出了医院,江宸亲自帮她拦下一辆出租车,再又帮她拉开车门,小心翼翼地护送她上车。

暖心极了!

宫静雅上了车后,连连对江宸说了好几句感谢他的话。

对于他,她一直在亏欠。

无法弥补,就只能用“谢谢”来补偿他了。

江宸守在医院外边,一直注目着她,直到她坐的出租车顺利地开走,他才安心地转身,走了回去。

——

宫静雅打车回到家。

身体太过虚弱,也就坐了趟车,就感觉累得不行。

下了车后,她迈着小碎步,一个人晃晃悠悠地往别墅里走去。

平常两三分钟就能走完的路程,今天她却走了很久。

总算到了家门口。

她伸手,在指纹识别器上,轻轻地按了一下。

“滴……”地一声,家里的大门便敞开了。

宫静雅推开家门,缓步走了进去。

“张阿姨……张阿姨……”以为张阿姨在家里,她刚一进门,便冲着家里喊了两声。

想让张阿姨扶她到楼上去休息,怕自己动静太大,又惊动了胎气。

张阿姨迟迟没有回应,宫静雅无奈之下,只好打消了让张阿姨帮她的念头。

自己一个人小心翼翼地弯下腰去,拉开鞋柜的门,准备换鞋。

突然,她伸出去的手腕上面一紧,宫静雅本能地转过身去察看,竟看到了陆毅琛。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眼睛里全是冷漠,看得宫静雅心里发虚。

她慌慌张张地眨了眨眼,唇角颤动着。

好一会儿,她才张开嘴,迎上男人黯黑色的瞳眸。

紧绷的脸皮上现出淡淡笑意,怯生生地说道。

“毅琛,你也在家啊。”

“怎么?失算了?”陆毅琛听完她的话,嘴角漫出讽刺的笑意,他掐着她的手腕,猛地一下将弯下腰的她拎了起来。

再下一秒,男人的手臂一甩,将她甩到墙边上去。

他的举动突然这么生猛,宫静雅吓坏了,她本能地落下手臂,扶上自己的小腹,惊慌地道,“毅琛,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对我发这么大的火?”

“宫静雅,你自己干得好事,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我不在家的时候,你是不是无法无天了?竟然大半夜的跑出去私.会你的情.郎!”

陆毅琛怒火攻心,火燎燎的眸光,死死地盯着宫静雅的身上望着。

身上的戾气,仿佛要将她活生生地吞噬。

宫静雅一直都知道他的心不在自己身上,可还是头一次见他发这么大的火,且还说了这么多她听不懂的话。

.会情.郎?她哪有?

她不过是肚子疼去了医院急救而已!

要不是江宸救她,孩子恐怕都保不住了。

宫静雅护着小腹,极力解释,“毅琛,你误会了,我没有半夜跑出去私.会情.郎。我是肚子疼,所以才打电话让江宸哥过来接我去医院的。”

“江宸哥?叫得可真够亲密的。宫静雅,你当我陆毅琛是傻子吗?真不知道你跟他的那些勾当?”陆毅琛根本听不进任何的解释。

虎口卡住宫静雅的脖子,将她抵到墙上,再又从身上扯出一张孕检单,晾在女人的面前。

“孩子都有了,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Copyright © 保定妇婴医院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