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妇婴医院社区

龚晓明医生:如何做一个互联网+时代下的妇产科医生

龚晓明医生2020-03-03 14:04:08


本文根据龚晓明医生于2015年9月12日在第10届危急重症产科学术会议(COCC)暨第3届正常分娩大会(CCND)上的发言整理。







医疗领域正逐渐被互联网颠覆,在互联网+这个大环境下应该怎么做,是我们每一位医生都应该去思考的问题。

目前我们医疗体系的问题很突出,医务人员工作量大,报酬低,而另外一方面我们的病人经常遭遇看病难,服务不好的情况。我自己从离开协和医院到上海工作,再到自由执业,一路上也是不停地去践行医疗改变。我们先看看医疗的问题在哪,然后如何去改变。




中美医院大厅为何差距如此之大?

2012年在美国学习期间曾经在自己的微博上(新浪微博@龚晓明医生)发过两张照片,就是当时协和医院的挂号大厅非常的拥挤,每天晚上都是有很多人在排队。对比当时我在美国Cleveland医院的大厅,跟我们的医院简直是天壤之别。两家医院都是顶级的医院,但是就医的体验为何差距如此之大?



医患矛盾问题的背后是什么?

由于一些医患冲突时有发生,令很多年轻医生都感到失望,问题来自于我们现在的体制。我认为,我们医院目前真正的问题是在于行政化管理和医疗服务的非市场定价,看病多少钱不由市场决定的,而是由国家定价的。在这样一个体制底下,造成了很多的畸形。老百姓看病苦,医护人员负担重,压力大,医疗纠纷时有发生。对比下别的行业,服务业在过去30多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相信很多6070后都经历了服务业都是国有企业的年代,到商店里面去会遭售货员的白眼,我91年刚刚去北京的时候,公共汽车的售票员的服务特别不好,问个路会被讥讽,但是现在随着我们大环境的改变,服务态度越来越好,电影院咖啡馆购物中心这些第三产业的服务都有发生了本质性的转变,其根本原因是市场化,而我们现在医疗对于老百姓来说就如同是七八十年代的国有企业,我们医疗行业的市场化可以说还没有真正的开始。就整个医疗体系来说,医生还大多属于体制内的人,大多是属于事业单位的人,行政化管理过强,这样对医生的束缚造成了很多问题。


有的人说协和的病人太多,三甲的病人太多,中国人太多,真的是这个原因吗?2013年我从美国回来写过一篇文章《中美医疗差距在哪》,讲到我们的调研结果,中国医生和病人的比例与美国医生与病人的比例,差距不大。所以,问题背后的原因其实我们并不缺医生,我们真正缺的是老百姓信任的好医生。


医生的束缚方面,可以看到国外很多的医生是自己开业的,当我2015年离开了一妇婴之后,我就真正开始了自由执业,这是给自己接触了束缚。看看国外的妇产科医生,很多妇产科医生有自己的诊所,当这个病人在诊所里面看过了需要手术的时候,就可以把患者安排到医生合作的医院去,可以是私立医院,也可以是教学医院。医生之间形成了Group,这些医生是可以互相帮助,共同来购买保险,共同值班,互相来替门诊,这些医生不是属于哪个医院的,他们是自己的主人。自由执业的医生是有自己的定价权的,我去香港拜访Felix Wong教授的时候,他和我分享说在香港医生是可以根据病人家住在哪来决定收病人多少费,这就是市场定价,如果你医生服务定价太高了,没有人找你看病,定价太低了,你就忙不过来。不必害怕医疗行业的市场化,市场化的服务只会让我们的老百姓对医疗服务更加满意,如同宾馆一样,我们可以有五星级的酒店、三星级的宾馆,也有经济型酒店,也有小旅社,来满足市场上不同的需要。

也许有人担心说这样下去了,好医生都去开诊所了,没人在公立医院服务了,看看国外,就大不必担心。医生的市场服务价格的形成会对整个行业有帮助。当一个名医若是在市场里面年收入可以达到100万的时候,那么教学医院为吸引到好的人才,自然不会以远低于市场化的价格来定医生的收入,教学医院可以以80万年薪略低于市场的价格来吸引好的人才,你若是给20万年薪,也许这个医生就不来了,社科院的朱恒鹏老师说政府来定医疗服务价格是定不准的,最好的就是市场。市场是非常聪明的,市场可以让医疗服务价格回归到合理的范围。


事实上在国外,公立医院或者教学医院一般也是水平比较高的医院,如果大家可以去国外的教学医院里面,你会看到它主要的运转力量是住院医生,专家们做什么呢?在做教学,让学生可以成才。住院医师做完五年医生做完以后,他/她就可以开一个诊所。很多人说我们五年时间够吗?只要培训足够,我们的体系是可以培养出合格的医生的,其实离开了中国大陆,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是有这么一个相对健全的住院医师培训体系。


2012年我去克利夫兰的时候,我第一天去手术室,看到这个情况也是比较有感触,在国外的教学医院中,专家是当老师的,在旁边辅导,而培训中的fellow是在做主刀,在这样的体系里面,教学医院重要的目标是要培训出合格的医生,源源不断提供给医疗服务市场的需要。

我过去在协和的时候大家基本上是围绕着专家在转,住院医师出门诊也是在打下手,做手术大多数情况下是在拉钩,这样5年时间是培养不出来合格的住院医师的,若是协和可以成为我们国家培训住院医师成为一个个合格的医生的基地,5年毕业以后医生就可以顶起来,水平也足够得好,那么我们的老百姓就没有必要辛苦地千里跑协和来就医。医疗有一天均一化了,老百姓的就医体验一定会更好。


未来需要更多基于市场化的私人医生的服务。2012年我在美国Chattanogga参观AAGL前主席CY Liu医生的时候,我发现他并不是在一个所谓的“三甲”医院里面坐诊,而是和他的学生在街边开了一个诊所,当有病人需要在附近的社区医院来做手术,这样的私人开业的医生在美国是很多的,而且水平很高,这样非集中化的医疗服务可以让我们的老百姓不必有病就跑协和,在街边就可以找到为自己服务的医生。



医疗是需要服务精神的,现在很多医生不习惯于被称为“服务”行业,觉得丢人,但是实际上当你在一个市场化的基础上,医疗就是服务,如同别的服务行业是一样的。2003年我第一次去美国的时候,医生对病人非常好的服务态度,是我最先感受到的医生职业化精神,我当时发了一篇文章叫“Fukushima老师的故事”,回过头来我会看并不是他个人教会了我什么,而是整个美国医生的群体他们把服务作为一个由心而生的职业精神。


我们最重要的改变是改变自己对自己的定位

医生在国外的体系里面有能力是可以到外面去开自己的诊所或者做自由执业的医生。而这个自由执业的医生完全可以用一套市场机制来做保证的。比如像我一样,一个手术、一次门诊,完全根据市场的需要,如果挂号费太低,可能就会出现协和医院“人多排队黄牛现象”,太贵了就没有人来看你门诊,因此太昂贵货太便宜都不合适,所以市场的杠杆很重要,市场远远比我们想象得要聪明。价格杠杆调节了之后,我和病人沟通的时间也变多了,这种自由执业是让医生价值回归的地方。而我认为公立医院应该是一个做教学的地方,在那培养学生,然后由国家来做兜底的事情。


2012年我从协和离开加入一妇婴的时候,跟段涛院长提出一个要求:要让我光明正大地做多点执业。让我每周有半天时间能够在私立医院看自己的病人,私立医院怎么做完全是我自己说了算,同时如何做临床也不让我受私立医院的限制,一个病人怎么处理完全是我根据病人的临床需要。当你根据市场定的600挂号费的收入情况下,你根本不用考虑你的收入是不是需要通过别方式来获取,不必需要多开药,也不必需要多做一个手术来获取,在一切以病人利益为优先考虑的情况下,你只需要考虑临床问题,不该用的药不用,不该做的手术不做,只有这样病人也会更信任你。


自由执业的医生或者是多点执业的医生核心的要素是要把医生们变成一个服务的核心,以医院为核心变成以医生为核心。



互联网的核心价值是把人与人之间,人与服务之间,人与社会之间做一个连接。嘀嘀打车为什么它这么火,会收到这么多人的追捧?因为它的服务就是提供司机与乘客之间做的连接,而且他们是用市场的手段在重建出租车的服务市场。出租车的价格也是国家规定死了的,因此过去就会发生上下班高峰期、下雨天你打不到车的现象,因为出租车司机在那个时候是没有动力的,现在有了嘀嘀,你可以加价打到了愿意搭载你的出租车了,那就是市场调节。医疗服务现在市场也是缺失的,从多点执业,到自由执业,我会发现我们需要医疗服务市场的重建过去我们医生被行政化管理太严了,医生没有自由,在政府廉价购买医生服务的情况下,医生们普遍是没有积极性的,目前的医疗就像我们以前的粮油价格管制、餐饮没有开放之前是一样的,我们在那个时候服务是不足的,老百姓也是不满意的,30年的市场化的道路告诉我们,在价格市场化之后,我们的老百姓享受到的服务也更加多了,老百姓是更加满足了,医疗行业的开放,也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在这个变革的年代,醒悟过来的医生走的会更快。而我们的医生就如同出租车司机或者餐厅一样,你的市场价值完全取决于你的能力,而不是太依赖于你服务的医院。


主动拥抱互联网这一利器,做一个互联网时代的医生!永远以病人利益为第一考虑问题,改变观念,服务患者,提高医疗技术水平。

我做的很多事情都是和互联网有关,最开始在2000年的时候我创建了中国妇产科网,无意中做成了行业中的门户网站,现在已经成为很多妇产科医生重要的学习地方。之后我都是抱着玩的心态在做互联网相关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去好大夫看网站呢?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想看看互联网工具可以帮助我们医生做什么。紧接着我发现,在这个网站带给我的患者越来越多,2008年的时候90%的病人都来源于好大夫网站,我意识到互联网把我们的门诊结构改变了,2010年我也是抱着玩的心态开通了微博,2012年我开通了微信公众账号,我是医生中第一个开通微信公众账号的,都是抱着玩的心态,但是没有想到这些自媒体也逐渐成为医生有利的工具,现在我在微博上有73万粉丝,微信公众账号上15万多的粉丝,都成为病人了解我并来找我看病的渠道。


我经常提,医生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某种程度上你是和餐厅是一样的,你都是要被我们的消费者所点评的,就象餐厅在大众点评上被消费者点评一样。很多医生不愿意听到我们是一个服务行业,但是实际上在经济学角度来说我们就是。我们每一个医生从内心来说,应该要接受这个事情,并且要主动拥抱这个事情,当你主动拥抱的时候,会发现自己的品牌自己负责,当你有一天品牌强大的时候,你就自由了。


一个餐厅的好坏取决于两个因素:饭菜的口味和服务质量。其实我们服务病人也是一样,病人第一看医生服务好不好,然后评估医生的技术是不是过关。医生要突出自己的品牌,最重要的是把病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不能因为自己个人利益的关系而考虑多用药或者多开刀,这样伤害到病人的行为必然会被市场抛弃。我曾经在我的门诊的时候跟我组里面的医生这么讲的时候,我们的主治医不理解。有些子宫肌瘤的患者有5cm的肌瘤没有症状,我说不需要考虑手术,绝经以后会萎缩的,学生们觉得我们丢了一个病人,问我会不会我们没有太多的病人了,我说不要只看到眼前的利益,若是你可以把病人的利益放第一位,一个病人能够对你形成信赖,你的病人只会越来越多,事实证明也是如此。一个好医生,你自己品牌建立的核心,我认为是把病人的利益作为第一位。


当你的品牌做强了以后,你的病人就会跟着你,到你想去的地方

现在互联网时代,我做很多事情都是无意当中做大的。好大夫是我最早深有体会的,有了微博以后我们开了好大夫微博。有了微信以后,我在2012年第一个开微信公众帐号的,我并没有想说成为一个品牌的渠道。我当年只是想要看一看这条路可以干什么,对于医生来说有什么样的帮助。我现在在做一些妇产科医生专属的APP风信子,我们用软件协助医生做诊后管理,这是过去市场上没有工具可以帮助妇产科医生做孕产妇和门诊病人的诊后管理。这些事情我在做的时候,我只是想用互联网跟医生结合起来,看看能做什么。


2014年,我有53%的患者来自于微博微信自媒体,39%来自于好大夫网站,其它门诊挂号来的特别少了,所以现在我是被我们的病人追着走的,我到哪看门诊,病人就会到哪找我,当医疗从围绕着医院走到现在围绕着医生走,我们的执业模式被颠覆了,医生的品牌是我们医生多点执业和自由执业的基础。病人来找我的时候,很多人说因为看了我一篇文章,或者说我完全的信任你,你来帮我处理。所以,当你真正是一个好医生的时候,病人还未跟你见面,就已经对你形成了信任。而互联网的工具成为了我病人的来源,大家不要以为产科现在还没有受太多的影响,大家现在都在公立医院,如果大家有一天开自己门诊的时候,你想想有一天你离开了公立医院以后,谁会跟着你去?品牌是你自己的,多点执业也好自由执业也好,你个人品牌强才是这些的基础,你的品牌强了以后,你的病人就会跟着你到你想去的地方。我现在在自由执业,病人跟着我是因为我,并不是因为我过去协和医院这个标签。

过去是完全价格管制的体制下是完全没有自由的,现在国家说医生可以自由执业了,我写过一篇文章《多点执业,你准备好了吗?》这是大家需要思考的问题。对于每一个医生来说这是未来必经的一条路,当我们自由了之后,我们医疗的体系一定会更加的美好。我现在跟我的病人之间,关系是非常融洽,我的病人也是非常信任我的,没有钱的病人怎么办?当一个医生实现自由了以后,可以做很多以前在教学医院做的事情,我现在回到公立医院同样也做看诊的事情,但是重点是要培训学生做教学,公立医院的病人应该是由国家来买单的,要做健康的保障和兜底。





建立患者与医生的在线的沟通和交流

大家知道我创建中国妇产科网已经16年了,这次COCC会议我们跟很多的医院合作,在做会议的直播,我们一直是在做尝试医疗和互联网结合的事情。在过去我们做了很多的医生社区、医生教育、医生视频教育、医生问答。我们中国妇产科网团队从2014年开始把服务延伸到患者,对于我们妇产科医生来说,这个主要是孕妇和有妇科疾病的病人,未来也是要延伸到儿科。在这个平台(风信子APP)上,大家可以通过市场化机制来做这样的服务,比如包月服务,如果你愿意,你可以为你的孕产妇提供一个1000块钱的包月服务,只要病人愿意买单就可以,这是你服务的市场,但是若是没有人买单,就说明你的定价高了,但是你若是定价10元一个月的包月服务,可能你又会遇到你太忙,没有自己的休息时间了,所以你需要一个适合于你的咨询服务价格,合适了以后,你就会愿意来做这些基于市场化服务的事情,这个服务价格是不受国家约束的,你有你自己的自由,如果你觉得累,你可以不做,但是价格到位的时候,医生一定会有动力的我们的患者也会更加满意。这也是移动医疗重建我们的医疗服务市场的过程。我个人是非常看好移动医疗这条路对于我们整个医疗服务行业市场重建中起到的价值,医生有一天认识到自己的服务价值和自己的能力、态度有关的时候,提高自己的医疗水平和服务一定会是必然的结果,所以说市场一定也会我们的老百姓可以获益。


未来我们也希望做一个连接院内和院外的HER平台,我们把院内变成一个流程化的东西,然后和病人在院外的信息沟通起来。现在在医疗行业,信息化比较落后,但是别的行业这样的例子不少,比如航空行业,大家在携程网上定一个机票,在航旅纵横这个app上做手机值机手续。简言之,就是民航管理局把航空公司收集来的数据通过第三方接口开放给航旅纵横,这就是数据开放的价值。如果我们医疗信息也可以到这一步就非常完美了。通过卫生局局域数据中心,把来自于医院和诊所的孕产妇数据收集上来,传到卫生局后,开放数据接口,然后我们在手机app上结合来自于医院的数据可以为孕产妇提供健康管理和宣教,并可以把孕产妇在院外的信息传递回卫生局的数据中心,分享给医生,这也是互联网开放数据的价值。


这个时代是互联网工具和医疗结合的时候,BAT巨头们进来也是希望改善我们的生态圈。真正的生态圈是基于市场的服务,如何开始做,是希望我们每一个医生的参与的,与其我们坐等被改变,不如我们参与其中。这是我们自己的时代,怎么样做服务,怎么做品牌建设,这是我们每一个医生自己的事情。


【精彩问答环节】

问题一:您如何与医院对接?通过什么正式途径?

龚晓明教授解答:我自己的门诊是自己定的,每两周有一个门诊,这个门诊的病人基本上是我自己的病人。所以他们看到我的出诊信息以后,给医院的客服中心打电话来预约我。我做手术也是跟医院是分成的,但我不是他们的员工。未来有很多的医生会做这样的方式,大家联合起来就可能会有医生集团,有我们自己的诊所,但是你有病人需要做手术和开刀的时候,你把他放在私立或公立医院,未来这个一定是我们的一条路。只有你真正是自由执业的时候才会这样去考虑。

问题二:对多点执业怎么看?

龚晓明教授解答:多点执业我非常看好,很多医生是不会象我现在这样离开完全公立医院自由执业的,那么在现在服务公立医院的同时,多点执业是启动市场化改变的一个开始,若是多点执业的医生多了,我们的病人选择就会更多,医院和医生的合作的模式也会更多,比如我现在可以和公立医院签约为他们提供医保的服务,以及我感兴趣的教学工作,我未必一定是公立医院的员工。现在跨省多点执业政策上还不允许,没有一个法律说你可以在北京看门诊,也可以在上海看门诊。我现在做的是一个擦边球,就是说我现在在两边是看会诊,所以看会诊是可以的。我最近通过让我们医疗界的人大代表递交了一个提案,希望近期有答复,让我们医生证可以像驾驶证一样今天可以在北京开车,明天也可以在上海开车。我想大部分人没有这样的需求,但是有一天如果你的病人遍布全国各地,你完全可以这么干。

~~~~~~~~~~~~~~~~~~~~~~~~~~~~~~

回复“04”查看历史文章;回复“02”查看门诊预约信息

龚晓明 MD.

医疗咨询好大夫网站:http://gongxm.haodf.com

风信子医生诊室(IOSandroid市场搜索风信子app

微信公众账号:龚晓明医生

新浪微博:@龚晓明医生

搜狐自媒体:http://gongxiaoming197.i.sohu.com/mp/index





Copyright © 保定妇婴医院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