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妇婴医院社区

妇产科里的男医生

卓正诊所2020-11-19 15:04:00


王安忆在小说《米尼》中说,人在世上一遭,就好比一个人独身走夜路,在什么地方上了什么岔口,目的地会全然不同。那么如何选择人生的岔口呢,小说里米尼得到的答案有两个,一是顺其自然,二是当机立断。


杨伟洪辞职前,曾想过改行。2009年从北大医学部获得妇产科学生殖内分泌博士学位之后,他从未离开过体制和生殖医学专科。如果说做了妇产科医生是人生的第一个岔口,那么2017年辞职加入卓正医疗大概就是第二个。


和杨伟洪唯一的区别在于,同为妇产科男医生,陈立斌的人生岔口选择曾度过了漫长的准备期。陆续了解和兼职了多年之后,已入不惑之年的陈医生试图改变一点什么。


杨伟洪:卓正医疗妇产科医生、生殖内分泌专科医生。北京大学医学部博士学位,原北京大学深圳医院妇产科医生,2017年4月加入卓正,目前在深圳地区出诊。


陈立斌:卓正医疗妇产科医生、母胎医学专科医生。中山大学中山医学院临床医学硕士学位,原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妇产科医生,2017年8月加入卓正,目前在广州、深圳两地出诊。


七问卓正妇产科男医生


1、如何看待自己的职业?

杨伟洪:在中国,男医生在妇产科所占比例是10%-15%。但是医学院选学生,会对男医生更偏好,男医生在妇产科的手术科室,体力优势更高。


陈立斌:幽默的说,男妇产科医生与女妇产科医生对于妇产科学科发展做出了同样重要的贡献。一样的专业,一样的敬业,一样的专注于解除病患的痛苦。


▲出诊日,在广州珠江新城诊所的陈立斌医生刚刚结束了上午的工作。

 

2、在执业生涯中,是否遇到过尴尬的时刻?

杨伟洪:我的专科是生殖专科,包括不育症的治疗、试管婴儿等,相对还好。但也确实碰到过病人推门发现是男医生时会转身走掉的情形。


陈立斌:有的,尤其是早期。现在患者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了,总体而言因为性别问题而产生的尴尬不多。

 

3、为什么选择加入卓正?

杨伟洪:当我想离开体制内的时候正好遇到了理念契合的卓正。妇产科是一个真正可以与患者互相了解,进入到患者生活的专科。在国外,许多女性与妇产科医生的关系是长期的,固定的。而在公立医院,由于时间有限,应付不过来,医患之间往往存在一些不对等的状态。


陈立斌:公立很稳定,但体制也有弊端。我个人当时是希望可以寻找到一条回归医疗本原的道路,医生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留给病人,医患之间可以有更充分的沟通和交流,以此更好的服务和帮助病人。而很庆幸的是遇到了志同道合的卓正医疗,基于对卓正理念的认可和对私立医疗发展前景的看好,我加入了卓正。


▲除了出诊,杨伟洪医生目前还兼任不少行政工作。


4、现在和之前最大的区别在哪儿?

杨伟洪:到卓正之后,面临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个人品牌需要多长时间建立。在公立医院,想看的医生没有号或时间短没有选择,患者多数时候可挑选余地较少,但很明显的是,男医生的门诊客户量会下降50%以上,病房则好些。私立执业更依赖于看过的客户给你引导的口碑。


陈立斌:公立患者基本都是被安排的,而到了私立会不一样,去除了大医院的平台,刚开始客户量相对会减少。但是优质的医疗服务无论到了哪里都才是真正的硬通货,只要始终坚持以病人利益为先,随着客户口碑的积累,个人品牌的建立,会得到越来越多病患的认可。

 

5、加入卓正后,做了哪些之前没有做过的事情?

杨伟洪:科普是医患之间有效的对等的沟通方式。我花了大量的时间来做科普,因为只有缩小医患之间存在的巨大认知鸿沟,双方才能在建立理解和信任的基础上去抵御更强大的疾病。


知识之间的落差并不意味着医生一定比患者强多少,而是医生花了大量的时间在疾病的研究上。其实对一种疾病而言,病人如果要达到对它的基本认知,大概就需要几个小时,而大多数病人只是缺乏获得这种正确认知的途径。即使患者自学,没有正确引导,之后也可能产生冲突误解。


陈立斌:来卓正后,遇到很多新问题。因为由于服务方式和理念的差异,私立诊所其实是更好的实践“全人”医疗的场所。我们首先强调病患是一个完整的人,不是只看到他头痛的头脚痛的脚,而且希望能够尽量“一站式”的解决患者的问题。比如我所服务的产科,准妈妈们的身心状态都应该是我们关注的对象。而要实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给患者全方位的精细指导和意见。比如包括孕期饮食结构、体重调控,甚至哺乳准备等,而这需要我不断拓宽和更新自己的知识储备,以期能提供最专业和切合病人意义的意见。


另一方面诊所的患者整体而言更有自己的主见和看法,期望得到的是“交互讨论”式的诊疗,而并非“家长权威”式的诊疗。其实这是一种更好的诊疗模式,但是病患并非专业人士,对自己所处境况的理解常常有偏差,甚至南辕北辙。此时对于医生的挑战就是如何站在专业人士的立场上更精准全面又通俗易懂的使病患充分了解目前面临的境况,提供可能的解决方案及阐析可能的利弊,希望帮助他们做出最符合其利益的决定。需要医生更好的学习交流与沟通的艺术。


陈立斌医生的日常工作。

 

6、理想的医患关系是什么样?

杨伟洪:医生不是家长,患者需要知道为什么医生给出这样的建议,会有什么影响,所有治疗方案的选择都基于患者的病情和其对疾病的了解。在双方都掌握了足够多的信息的前提之下,才能够在面对一种疾病有多种可选择的治疗方法中去择最优方案,而每一种选择都有益处和弊端。


同时,患者还是医生最好的老师。患者来看病,你才有机会真正去了解、干预、治疗疾病的全过程,甚至才有机会有关于疾病的新发现。面对患者时,医生应该比考试更紧张,提前做好各种预备,比如你永远无法预知患者主诉中简单的“外阴瘙痒”四个字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陈立斌:相互尊重,充分沟通,彼此信赖,携手同行。

 

7、卓正对你职业最大的影响?

杨伟洪:卓正让我在专业上实现了从专科到全科的过程。中国实行的是苏联式的、训练起来更快的专科式医学教育模式。所以一牵扯到复杂的病情或当病人想一次性解决问题时,就会发现医生其实没有能力帮你看在他的专科领域之外的症状。我来卓正这一年,通过不停阅读新的文献,不断更新,避免了错误的过时的诊断。曾经认为是真理的东西,很多不一定对,勇于承认阶段性的错误,才能更好往前走。


陈立斌:因为我来卓正还不到一年,所以我在卓正的第一个客户现在还没有分娩。但是在卓正,我和患者之间的粘性更高了,感受到自己对每一个患者甚至他们家庭的帮助。所以卓正让我可以再次体验纯粹做一个医生的快乐和幸福感,并且让我可以有尊严的去做到这一切。


▲杨伟洪医生的日常工作。

 

现在的出诊日和过去在公立医院时的人来人往相比,肯定要“冷清”一些,只有真正用心去对待每一个客户,才能最终积累起自己的客户群和个人品牌。但既然选择了私立执业,就必须有所准备。一个群体中存在不同的视角,更有利于解决复杂的问题,但医疗却是一个需要“慎独”的过程,作为医生中的少数群体,他们显然会面临更多单打独斗的时刻。


其实人这一生没有那么多岔口,真正重要的时刻不过两三个,拿不准的时候顺其自然,拿得准的时候就当机立断。

Copyright © 保定妇婴医院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