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妇婴医院社区

我做妇产科医生的那些年

披头南2020-03-27 15:15:11

                 一

1983年--2004年,我在湖南省岳阳市下属的一家镇上的医院做妇产科医生,在那个年代,大多数产妇都选择请接生婆在家生小孩。


有个产妇因为曾经多次人流引发后遗症,生产时胎盘粘连剥离不全引发大出血,当时医疗条件差,医院里没有存血,病人已经休克,危在旦夕之间,恰好有位医生手里多出一瓶人血白蛋白及时输血挽回一命,这瓶救命的人血白蛋白几百元一瓶,相当于一个家庭一个月的收入。这名叫小可的产妇实属幸运,也有产妇在家里生产时胎盘没剥离大出血,送到医院时已经失去生命体征,最终只保下了小孩。妇产科里,生与死、喜与悲往往就在一瞬间,夹在中间的,是集合了一对对男男女女的人间事。

 

                  二

某天早上九点,急诊部四五个人用担架抬过来一位面目清秀的姑娘,她大约20岁左右的样子,脸色苍白但意识清晰,下身的裤子上基本被鲜血染红,检查发现姑娘阴道被撕裂,里面已经堵了很多血块,旁边的小伙子吓得不轻,脑门上滴着汗,详细了解后知道,原来昨天是他们的新婚之夜,由于行房事时小伙子用力过猛,姑娘的阴道后穹窿被撕裂引发大出血,来医院之前一直换床单,整整流了半马桶的血,经过两个小时的缝合手术,姑娘转危为安,“这得多激烈啊!”打下手的实习生小声讨论。术后第一天,姑娘恢复良好,生命体征平稳,两天后出院,如果当时再晚几个小时就医,很可能会危及生命。这件事情给姑娘心理留下严重阴影,听说他们后来还是离婚了。相同的阴道撕裂还有两三个,这些案例让人既心疼女人们,又内心对男人发出一声“禽兽啊不能温柔一点么!”的深深呼唤。

 

太阳之下并无新鲜事,妇产科里每天都有新生命的降临,我也亲手扼杀了很多还未成型的胎儿。王兰芝研究生刚毕业,梳着乖乖的学生头,她在孕期三个月头上自然流产,需要做清宫手术,由于子宫壁太薄只能选择药流。这已经是她的第四次流产。她边哭边问我:“读书的时候年少轻狂不懂事,流过两次,第三次怀孕的时候两个月自然流产,这是第四次。医生,我以后还能怀上吗?”她出身寒门,患先天性耳聋,需借助助听器才能正常生活。老公是山东人,家庭条件同样不好。“我读研的所有学费和开销都是老公负责,如果不是有他的支持,我也不可能考研,但给我伤害的人也是他。他是恩人,也是仇人。”

 

“媳妇,我回来了啦!”第二天上午,我见到了这个从外地风尘仆仆赶回来的山东汉子,两个人感情很好,却一起为几百块的手术费愁眉不展,为了省钱她只住了三天院,出院时我问她接下来的打算,“把生命里必须要做的事情完成,以后有没有小孩,随缘就好。”

 

 

子宫和阴道牵引着一个女人的一生,生命从这里孕育,也引发无数的故事和事故,滚滚红尘中,一个普通女人作为自然生命个体,所改变的往往是一个家庭的命运。

 

我的初中同学张晓梅在生了三个小孩后进行了子宫结扎手术,手术不算成功,结扎复合后再次怀孕,这次是宫外孕,宫外孕引发的症状是肚子疼,不懂医学常识的丈夫为了缓解她的疼痛在她肚子上拔火罐,送到我们医院时已经休克,最终输卵管破裂死亡。在葬礼上,她被化了一副认不出来的模样平静的躺在那里,她的丈夫全程沉默不语。妻子死后三个月,因为内疚,他也选择了自杀。      

 

 

 

蒋纯来做产检的时候已经两个月的身孕,和她一起在北京打拼多年的丈夫不久前去世。“我们当时都很穷,结婚的时候只有几百块,连酒席都办不起,当时住在工地上,上厕所要去一公里以外的地方,连洗澡的地方都没有,他在棚子里用砖头围起一堵墙当作浴池。我和他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红过脸,很少吵架。也没有多爱,但是他对我还是很好的。” “你相信人走之前会有征兆吗?在他去世的前半年,我几乎每天晚上做噩梦,有一次梦到我和女儿在一起,有个很面善的人过来把我带到了一片坟地,对我说我一个人很孤单你过来陪我吧。我总以为可能我会发生些什么,没想到是他先离开。”  “我以前每次都是自己送丈夫回北京,但唯独那次,隐隐有要分别的不安,我带上了女儿。他下班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突然栽倒再也没有醒过来,本来想着今年他也回岳阳,我们在岳阳有两套房子,即使没有工作有房租也够吃饭了,大不了不买衣服,最重要的是在一起。”“相信人是有轮回的,这个孩子,也许冥冥之中就是他,我一定要把他生下来。”

                          

                  五


那个年代产前B超还未普及,有个产妇分娩的时候,胎儿肩膀卡在骨盆出口处出不来,这种情况医学上称之为“肩难产”,肩难产的发生率为0.15%~1.7%,虽然发生概率不算高,但是一旦发生,如果贻误时机或处理不当,对孕妇和胎儿都会造成很大的伤害。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下胎儿最终顺利出生,12斤重的小生命令众人大吃一惊,也为生命的宽广和坚韧感到喜悦。女人能养儿育女,这不是一件可以轻蔑的事情。

 

现在虽然不再做妇产科医生了,看到同性恋国外代孕之类的新闻,还是会感叹,这个多元化的社会给更多人群带来了不一样的选择。挺好的。

 

《奇葩大会》里刘可乐说过:“追求意义本身是一件多么荒谬的事情,而活着本身,也是一件多么荒谬的事情,所以活着本身就是意义本身,这个世界之所以如此多的条条框框,它就是告诉你不必格格不入,不必每时每刻人地皆宜。” 有人散尽千金为得一子,有人数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丁克。生还是不生,就如同“人为什么活着”的终极命题,女人身上承载和所被赋予比男人更多,红尘之下,每个女人所经历的,都将化作一场场惊心动魄又难以忘记的往事。



                   口述:田建平

                   采写:披头南




公众号

ashin--nan

没营养,有偏见,很无知


Copyright © 保定妇婴医院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