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妇婴医院社区

在深圳,看儿科为什么这么难?!

深圳生活君2020-03-11 13:02:47


2017年12月以来,深圳市流感指数接连为Ⅰ级(极易发生)Ⅱ级(易发生)


▲最新流感指数


▲流感指数定义及建议


冬夜12点,本该是一天中最寂静的时刻,深圳某三甲医院的儿科急诊室门口却嘈杂若菜市场。一名儿科医生在急诊科看了近300个病人,是普通门诊正常工作量的三倍


焦虑的家长、哭泣的孩子、无奈的医生

汇聚在一个时间维度里

共同对这一局面感到无措



随着2018年开年的这场流感,一场儿科医生短缺的恐慌弥漫开来。是什么造成大批家长在医院门口抱着孩子抱怨:“看病怎么这么难”的景象?



因为儿科医生实在是太少了

而且正在越来越少


现状
平均每2000名儿童拥有1名儿科医生

2016年1月1日,全面两孩政策正式实施,全国掀起了二孩生育的狂潮,全年出生人口达到1786万人。随着新生儿逐渐增多,儿科门诊量增长了30%。同年深圳市新生儿出生人数达23万,而深圳全市儿科执业医师仅1888人(2015年),深圳市卫计委预测,到2020年深圳儿科医生需要2800人,才能满足“二孩”政策放开后儿科医疗的需求,而全国儿科医生缺口已经超过20万。当前中国有10万名儿科医生为2.6亿0-14岁儿童服务。



医闹 
他们说“杀死那个医生

《中国医生执业状况白皮书》的数据,截至2018年1月9日,中国有66%的医师经历过不同程度的医患冲突,其中经历过语言暴力的占51%,我国每所医院平均每年都要发生27起暴力伤医事件。在儿科,一针没扎对的护士都有可能挨打挨骂,更别说那些对病儿直接负责的儿科医生了。挨打挨骂甚至已经成为了正常现象,每个医生都要时刻做好被患儿家属打骂的准备。




收入不高

高风险≠高收入


有“医闹”这样的高风险,那儿科医生们的收入也一定高于平均吧?事实并不是这样!儿科医生的工作量平均是非儿科医生的1.68倍,但收入仅为他们的四分之36%的儿科医生税前收入在3000元以下76%5000元以下,收入在5000元以上的比例仅为24%



高饱和工作量
“金眼科,银外科,打死不去小儿科。”

儿科被称为哑科,因为孩子生病时,没办法准确表达自己不舒服的地方;家长则是自乱阵脚,关心则乱,并不能帮上什么忙。流感的基本预防和护理很多人都不了解,再加上小朋友免疫系统弱,很容易引起各种并发症,使得儿科的治疗变得更加棘手。家长着急,眼里看到的只有自家那一个生病的孩子,而医生每天治疗的有上百个生病的孩子。



当儿科医生乃至所有医生越来越少的时候

我们应该反思:究竟是谁的锅?


-医生、医疗机构-

少数人透支了人们对行业的信任


曾经有这样一小部分医生、医院,为了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长期、大量地透支患者对医生的崇敬和信任,收患者红包、各种不必要的治疗、药品回扣,把患者的病痛当成了敛财的良机,加重患者的负担和痛苦。随着医疗界的黑幕越揭越多,终于有一天,人们失去了对医生和医院的信任。所以造成现在的局面医生和医疗机构有责任吗?有!不得不承认任何行业都有害群之马,但个别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的行为并不能代表整体医生群体。


一天只有24个小时,这是常识。但是在深圳市人民医院的医疗收费单上却出现了一天25小时的收费。06年深圳市人民医院就曾经因为它的天价药费而闻名全国,当时一位78岁老人,因为患心脏病和糖尿病在深圳市人民医院住院了119天,最后帐单的收费是120多万,一天抽血26次,经过查证发现,这家医院违规收费达68项之多。


-患者及其家属-

“好好的人怎么送到医院就死了?”


患者文化层次不同、行为方式不同,心理需求不同,对人文性医疗服务的要求也不同。现在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人们对自身和家人的健康状况十分关注,对疾病的愈后及效果期望更高,一旦达不到他们理想的治疗效果,患者往往容易认为是医院和医生没有尽力。这种不合理的需求和期望影响了医患关系。在出现突发情况时,有的家属抱着“大闹大赔,小闹小赔,不闹不赔”的心理助涨了“医闹”之风。

2016年2月4日,一名5月大患儿因重症肺炎入住平阳县人民医院,下午病情急剧恶化抢救无效死亡。家属集结数十人打砸医院儿科病房,辱骂医务人员,并殴打一名怀孕六个月的护士,打人者边打边骂,“我的孩子没了,你的孩子也要一起陪葬。”


2016年10月3日,莱钢医院35岁的青年医生李宝华在值了一夜的班后被一名患儿父亲砍死。事发当天,李宝华先是在值班室被砍,随后跑到护士站后未能获救,又被拽到办公室被砍死。李宝华当时身中15刀,头部12刀。在砍完人后,行凶者甚至一度阻止医院抢救李宝华。而李宝华被杀的原因,是因为行凶者的孩子患有严重的先天性疾病,患儿病逝后,患儿父亲将儿子的死亡归咎到了李宝华的身上,因而将这名年轻的儿科医生砍死


2017年10月30日,一名新生儿在抢救31小时死亡后,患儿家属拒绝尸体解剖,一口咬定是医院注射疫苗致死,索要120万元赔偿,将尸体停在儿科病房,持刀追砍医务人员,将儿科科室打砸,将电脑等办公设备全部砸毁。


-不良媒体-

妖魔化的报道更加吸引流量?

新闻媒体是医疗机构与社会沟通的桥梁。现在医患关系成了社会关注的热点、焦点,新闻媒体也愿意对医疗纠纷和事故进行报道,但有时候报道并不能做到完全公平公正,有的不良媒体甚至故意误导大众。而医院又不善于与媒体打交道,对于媒体的负面追踪报道多采取回避的态度,较少直面媒体的危机报道。由于得不到医院的信息来源,媒体则根椐各种小道消息或患者单方面的观点进行报道,使得“失衡报道”的现象时有发生。

2016年10月30号,山东电视台生活帮节目播出了潍坊妇幼保健院产妇徐某纱布留在子宫里的故事。产妇徐某为35岁高危孕妇,疤痕子宫、前置胎盘有可能导致产后出血甚至切除子宫等危急情况,妇幼专家做好充分术前准备进行剖宫产术,8月胎儿娩出顺利。后在取纱布条过程中,医生发现有部分纱布条取出困难,余留纱布条2cm左右,并向患者及家属说明情况,患者及家属表示理解并签字。9月5号,产妇大姑姐突然提出要医院赔偿30万,并开始一番舆论运作,将尽心尽力的医生和医院推上风口浪尖。


2017年12月5日,齐鲁晚报《今日聊城》在其官方微博发布一则题为《医疗技术被质疑,护士猛踹老太太》的报道,称聊城市人民医院一位儿科护士因不满家属对其技术的质疑就对家属谩骂殴打。而这个配视频的微博连同这篇带照片的报道,都遭到了网友一边倒的质疑和抨击。原来这份报道严重失实,该患儿的父亲张跃峰是齐鲁晚报聊城站副主编,他不仅辱骂殴打护士聚众闹事,还叫嚣找关系开除护士,公权私用,剪辑视频篡改事实,利用手中的权力,利用自己掌控的宣传平台诋毁诽谤医务人员。


-冷眼当看客的我们-

你是否也在网上当过键盘侠?


没有人是金刚葫芦娃,不需要医生不需要医院。我们或许没有辱骂伤害过医生,但不知何时,悄悄的把医生竖立在我们的对立面。2011年哈尔滨医科大学硕士研究生王浩被凶手杀死之后,某网站做了调查,六千名参与调查者之中,有四千人对这件事表示高兴。这个数据是多么让人感到害怕,他们不是持刀的凶手,可他们在网络上吃起了人血馒头,还有的人觉得事不关己,冷眼看待这些闹剧.. ..直到今天,发现医生越来越少了,我们才开始慌了... ...

潍坊纱布门事件不实报道下面的留言,绝大部分是指责医院和医生的:



如今患者视医生如蛇蝎,医生视患者如寇仇

但他们早已忘了他们共同的敌人

不是救或被救的人

而是疾病本身

希望当我们再次谈起医生

我们的语气里是信任、尊敬与爱



·END·


调研|生活君小调查


看在温柔那么用心的情况下

帮我做个调研呗,不然要被老板骂了

嘤嘤嘤...

识别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都ok喔


来源丨网络

文 | 生活君整合,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法律顾问丨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  汪旭东律师

商务合作 |  生活君璇子 13430352562(同微信)

Copyright © 保定妇婴医院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