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妇婴医院社区

爱的妇产科——封开县中医院妇产科李洁丽主任

封开要闻2020-11-19 16:25:09

投稿单位:封开县中医院 在封开县中医院的妇产科里,每个妇产科医生,记忆里都是一串串的故事,每个故事都是泪水、委屈与幸福的交织,闪现着人性的光辉,现在我就跟大家说说妇产科主任李洁丽医生的故事。李洁丽医生坚守在临床医师的岗位上已经有十八个年头了,她坚持不懈地以救死扶伤为天职,以解除患者痛苦为己任,以满腔热情的工作态度、精湛的医疗技术为全县母婴竭诚服务、赢得了广大群众的衷心拥戴和普遍赞誉。

爱的妇产科  

封开县中医院妇产科      李洁丽主任

在封开县中医院的妇产科里,每个妇产科医生,记忆里都是一串串的故事,每个故事都是泪水、委屈与幸福的交织,闪现着人性的光辉,现在我就跟大家说说妇产科主任李洁丽医生的故事。

李洁丽医生坚守在临床医师的岗位上已经有十八个年头了,她坚持不懈地以救死扶伤为天职,以解除患者痛苦为己任,以满腔热情的工作态度、精湛的医疗技术为全县母婴竭诚服务、赢得了广大群众的衷心拥戴和普遍赞誉。

生命的故事

2012年7月2日清晨,蓬勃欲出的朝阳给蔚蓝的天幕涂上了一抹鲜艳的橘红色。街道上,没有川流不息的车流,没有嘈杂的喧嚣声,封开县城的黎明静悄悄的。

突然,一串串急促的“ 嘀嘟—嘀嘟 , 嘀嘟—嘀嘟”声划破了晨光微曦中的宁静,一辆救护车,风驰电掣般的在马路上疾驰着,由远而近,停在了封开县中医院住院部门前。 从救护车上抬下的是一位双胞胎孕妇。患者小红, 是封开县金装镇的一位妇女。 

“医生快来,我老婆就要生了”。早晨6:10,一阵急速的叫喊打破了医院的宁静。值班医生李洁丽赶紧起床接诊,快速观察病人一般情况,检查、询问病史,诊断是孕35+周的双胞胎孕妇,当时宫口张已开6厘米,早产不可避免,马上送产房。到了产房,孕妇小红这时情绪激动,“医生,救救我的孩子”,李洁丽主任赶紧安抚病人,对她进行心里辅导,小红终于平静下来。监护仪上的数字持续跳动着,显示着胎心跳动频率和宫缩压力指数。小红在李主任的帮助下随着宫缩使劲用力,汗水泪水混在一起,半个小时过去了,小红显得有些疲惫,而这两个倔强的小生命似乎仍留恋着母体内的暖床。“很好!就像这样使劲儿!深呼吸!手往上拉!脚往下蹬!”小红急促的呼吸声随着李主任的呐喊与鼓舞变得有规律起来。“很好!再突破一下!我们就快看到宝宝的头啦!”“加油!你是最棒的妈妈!”“呜哇!”宝宝的哭声为宁静的早晨增加了新的旋律。一个小生命顺利落地,另一个宝宝还在妈妈肚子里,李主任还不敢松懈,但产妇由于刚才体力透支,情绪也不稳定,李主任一边做心里辅导,一边及时给小红补充能量。由于来得急,小红家属什么都没准备,李主任想起上班前儿子塞给自己的巧克力,赶紧拿了出来给小红充饥解饿,又香又甜的巧克力,给她增添了力量、体力和信心,半个小时后,第二个宝宝终于诞生,然而此时新生儿青紫 ,没有呼吸, 李主任及其他医务人员即刻给予清理呼吸道,给氧,人工通气等一系列抢救。当听到新生儿那响亮的一声啼哭时,产房里的紧张氛围终于变得舒缓,两个小宝宝趴在妈妈胸怀中亲密接触,感受着母爱,产妇小红喜极而泣,深情地对大家说:“刚才这又香又甜的巧克力,是我有生以来吃过的最美味的食物,它让我一辈子都会回味无穷。”这温馨的画面让所有人为之感动。    

产科——这是一个圣洁而又不易被人了解的“禁地”。每当面对着那些身肩两条生命的孕妇以及女性特有的疾病,李主任的心灵深处始终感受到一种沉甸甸的压力:产妇的紧张、焦虑需要安慰和解释,胎心的变化需要随时监测、及时处理,更可怕的是:大出血、羊水栓塞等疾病随时都有夺去孕妇生命的危险,必须时刻警惕危险信号的征象,真正做到化险为夷。

2015年12月的一个晚上,李洁丽主任连着做了两台急诊剖宫产手术,已经累得精疲力尽。当她拖着疲惫的身子正准备坐下来写病历记录时,医生办公室的门猛地被人推开了,一位中年妇女急匆匆地走了进来。来人是前一个做完手术的产妇小霞的母亲。她慌慌张张地说:“李主任,我女儿流了很多血,你快去看看吧。”李主任急忙起身去了病房,掀开被子一看,出血大约有200毫升血。多年的临床经验告诉她:这是因为产妇术后子宫收缩不好,出现了产后出血,必须紧急处理,不然就会危及产妇的生命。她一边轻声慢语地安慰小霞放松情绪不要过度紧张,一边开始按摩子宫,同时吩咐护士马上用药。经过积极处理,产妇子宫收缩好转,流血减少,症状开始缓解。

但是没过多久,小霞的子宫又开始变软,出血又开始增多。李主任一边按摩子宫,一边观察病情,吩咐护士给小霞用药、输液、输血。一直到凌晨1点,出血还在继续,产妇小霞的休克症状越来越重,再保守治疗下去,将会出现严重的并发症,失去最佳的手术时机。

但在是否接受手术的问题上,小霞和她的家人却一直拿不定主意。眼看着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再这样犹豫不决,就会失去最佳的手术时机。为了解除家属的担忧,李主任一遍又一遍地给他们解说病情,权衡利弊,希望他们能尽快同意手术。可得到的回答仍然是:“等等,再等等。”

这也难怪,小霞刚刚经历了一次手术,身体还很虚弱,一家人还没有来得及品尝孩子降生所带来的喜悦,接踵而至的意外,又让他们再次陷入痛苦纠结之中,一个个愁容满面,茫然不知所措,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

正如李主任所料,严重的并发症出现了。小霞产道出血不凝,腹部切口也开始渗血,严重的凝血功能障碍发生了。如果再不手术,恐怕就失去了最好的机会。在李主任的反复劝说下小霞家人终于同意了手术。李主任为小霞实施了次全子宫切除术,术后,血终于被止住了,病人得救了,悬在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地了。

“儿子,委屈你了”         

李洁丽主任是一位医生,同时也是一位母亲。从医十八年来,对病人她可以说问心无愧,可对自己的儿子却觉得亏欠很多。

做医生不像其它行业的人一样有正常的节假日,医生节假日要轮流值班,一年365天,每天都要查房,遇到急危重症病人抢救,加班加点是常有的事,陪儿子一起玩的时候很少。儿子上一年级的时候,她爱人刚好去外地学习。李主任一个人带着孩子。有时遇上抢救病人或急诊手术,她在前面跑,儿子跟在后面跑。情况紧急时,心里一着急,就老是嫌儿子跑得慢,动不动还是一通埋怨。晚上,孩子睡着了,护士就将他放在医生值班室的长椅子上。等手术做完,她再把孩子叫醒领回家去。

那是一个深秋的晚上,科室打来电话说有急诊手术。李主任看儿子已经睡熟,怕叫醒后影响第二天上课,就索性将门反锁上赶到医院去了。手术做完时,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李主任生怕孩子醒来后找不到妈妈着急,便大步流星地往家里赶。快到家时,她忽然发现家里的灯亮着,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走的时候明明把灯关掉的呀?发生什么事了?是家里进贼了吗?儿子怎么样了?一连串的担心让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当她火急火燎地跑到家门前,用颤抖的手打开家门时,才发现儿子已穿戴整齐,站在了窗户边上,窗下放着一个小板凳。看来儿子是准备翻窗户出去,到医院去找妈妈。一看见李主任进来,儿子拉着哭声说:“妈妈,我一个人在家害怕。”这时,李主任满眼含泪哽咽着连一句安慰儿子的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是紧紧地将儿子抱在怀里,一串串泪珠潸然而下。

这时,在这位母亲心里,除了自责,还是自责。

她扪心自问:“如果我再晚一些回来,孩子一个人深夜跑出去,一旦发生什么意外,我会内疚一辈子的”。“孩子,妈妈对不起你。我是医生,治病救人是我们的责任。为了救治病人,就只好让你受委屈了”。 

Copyright © 保定妇婴医院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