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妇婴医院社区

一首以少年成长为名的赞歌《妇产科男医生》连载三.

花火2021-04-13 07:08:04

“同学。”许安朵的话简明扼要。

“看上去关系还不错?”

“我们是同桌。”

“哦。”许晟言淡淡地应道,转而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我们先去附近超市买点东西。”

鸡蛋、蔬菜、肉类、水果,还有许安朵爱吃的零嘴。许晟言推着购物车认真地挑选着,许安朵则一直闷头跟在他身后玩手机。那个手机是许晟言以前用过的,许安朵上高中后他就给了她,说是为了方便联系。

“想吃绿豆糕吗?”许晟言拿起货架上的一盒点心,回头问许安朵,见她正入神地盯着手机发消息,便伸手敲了下她的头,语气也不由得硬了许多,“问你话呢,怎么老是盯着手机看?”

许安朵非常不满地看向许晟言,气冲冲地说:“不吃!”

“在跟谁发信息呢?”

“同学。”

“同学?有事在学校里还说不完吗?”

“问我作业呢。”许安朵收回手机。她还不想惹怒许晟言,接下来的两天她还不想对着一张臭脸。

“还有什么想吃的吗?”许晟言叹了口气,语调缓和了下来,“快去拿,我在收银处等你!”

“嗯,知道。”

许晟言推着车子去排队,经过卖饮料那排货架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我现在在超市,有什么事待会儿再说!

“我没有骗你啊,我真的在超市。

“够了,你真的当我是傻瓜吗?你和那个女生在一起的时候,我都看见了。”

艾若侧身对着许晟言的方向,她装作在挑选饮料的样子,但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电话上。许晟言还在犹豫着,要不要过去跟她打声招呼,就见她已经朝这边转过身来。

艾若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对着手机又说了几句,便挂断了。

“嗨,好巧,没想到在这儿碰到你!”艾若笑着走近了,看了眼许晟言的购物车,“买这么多东西,莫非和女朋友在一起?”

“是我妹妹。我刚接她放学,顺便就在这边买些东西回去。”

“我家就住这附近。”艾若说。

“哥。”许安朵这时出现了,手里拿了盒雪糕。她放进购物车,却被许晟言又拿了出来。

“你上周在家两天就吃了一大盒,吃这么多对身体不好。”

“这么热的天,当然要吃雪糕了。”许安朵不满。

一旁的艾若见了,忍不住笑道:“我这么大的时候,也特别喜欢吃雪糕,还必须是有巧克力的那种,结果一学期下来,胖了整整十斤。”

许安朵这时才注意到艾若,不过对她丝毫不感兴趣,固执地要抢回那盒雪糕。可许晟言已经先行一步,把它放回了冰柜,然后拿了盒果冻放进购物车,对许安朵说:“不准再去拿,结账了!”

许晟言虽然语气温和,里面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许安朵便也乖乖跟在一旁,不再争辩。艾若看在眼里,还以为这是两兄妹感情好的表现。她又和许晟言闲聊了几句,才道了再见,因为没买东西,便先行从其他通道离开了。

“周末江姐姐要来吗?”

等艾若走后,许安朵突然问了句,显得有些刻意。不过许晟言没在意:“她周日那天会来,我明天还要值班。”

“哦。”许安朵应道。她觉得没意思,拿过打完价钱的果冻,撕开便吃。

江筱月周日来家里的时候,特地带了家里包的肉粽。江筱月的家在本市的一个小县城,父母开一家小店维持生计。平日回去,她母亲总要给她塞一大包东西,什么炒花生、酒酿、盐鸭蛋、红薯干等,全是她母亲闲来时自己做的。

“江姐姐。”许安朵从房间里出来,看见江筱月后,打了声招呼,在桌子上拿了个苹果,又溜进房间。

江筱月第一次来家里的时候,许安朵是完全不理人的。江筱月想跟她说说话,套近乎,也总是被她一脸高冷的神情生生地吓回去。后来许晟言因为这事跟许安朵说过好多次,见了人要打招呼。许安朵听得烦了,才每次看到江筱月淡淡地喊一声。

“我把粽子放到电饭煲里和饭一起蒸哦。” 江筱月把粽子放进锅里,看了眼正在炒菜的许晟言说,“对了,我妈说如果下周有空,就让你和我一起回去吃个饭。”

交往三年,许晟言就只跟江筱月回过两次家,因为她父母一听说自己是单亲家庭,还拖着一个妹妹,脸上就露出不太友好的神色。

“那你父亲是做什么的?”江筱月的母亲江伯母第一次见到许晟言就开门见山,恨不得把他祖宗十八代是做什么的,都纷纷问一遍。

“做些零工。”许晟言没提许军已经没跟自己住在一起的事。

“这样啊。”江伯母没再作声,但饭桌上弥漫的尴尬气氛,令吃饭的人都有些不自在。

江筱月的母亲一直希望女儿能嫁一个好人家,毕竟家里就她一个独生女,从小到大,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这次江筱月回家,母亲又问到许晟言,江筱月说他在一家医院做实习医生,每个月还有钱拿。

“实习医生?他治什么的?”

“外科的。”江筱月不好意思说是妇产科,怕母亲多想。

“医生还是不错的。小许这孩子虽然家境不怎么样,但我看他人还是挺老实的。”

“他对我很好。”江筱月赶紧补充道。

“下次你再回来,叫上他一起吧!”

江筱月拿不准母亲的意思,之前她还不看好他们,所以上两次来过之后,许晟言就没再来家里了。

“好,我问问他有没有时间。”江筱月答应道。

许晟言把炒好的木耳肉丝起锅装盘,撩起围裙擦了下汗:“可以呀,下周六我调休。”

江筱月突然从后面伸手抱住许晟言,头靠在他背上:“谢谢。”

“谢什么呀?”许晟言回过身,用手宠溺地刮了下她的鼻子,“你迟早也是我的老婆,去岳母家是必经阶段。”

“不过我妈那关有些难过哦。”江筱月故意用撒娇的语气说,“只能先委屈一下我未来的老公大人了。”

“所以,是不是该给我一些奖励作为安慰呀?”许晟言打趣道。

“吃完饭我们一起看电影吧!好久都没看了。”

“这算是给我的奖励?”

“当然,让你陪我看电影就是最大的奖励。你敢说不是?”

“是是是。”许晟言点头附和,“能跟江大小姐一起看电影,是小生的莫大荣幸。”

两个人一边斗嘴一边做菜,厨房里不时传出一阵笑声。许安朵躺在床上翻了个身,用枕头捂住耳朵。

真是烦人!她心里想着。

菜做好了。江筱月去敲许安朵的房门,在外面喊了好几声,许安朵才慢悠悠地开门出来。江筱月也习惯她的态度了,对她说:“可以吃晚饭了。”

江筱月开了罐啤酒给许晟言,给自己和许安朵倒上可乐。

饭后许晟言让许安朵去收拾碗筷,自从兄妹俩单独住在一起后,许晟言就有意无意地让她去做一些家务。看见她懒散的样子,许晟言心里总是很不舒服,许安朵完全遗传了许军散漫的脾性,这也是许晟言最讨厌的地方。

许晟言叮嘱了许安朵几句,便和江筱月出门去了。家附近就有一个电影院,所以两人决定步行过去,正好还可以消化胃里的东西。路过楼下便利店的时候,许晟言问江筱月:“要买点东西带进影院吗?”

“去电影院买就是啦。”

“电影院的贵太多,直接在外面买了带进去也是一样。”

江筱月却不同意:“要带你自己带,那么丢人我才不要。”

许晟言无语:“有这么严重吗?”但最后他还是妥协了。虽然他觉得完全可以不给影院赚黑心钱的机会,但是比起让江筱月生气,他还是选择听她的。

许晟言看完电影,回到家已经十点多,许安朵还没睡觉,在客厅里看电视。许晟言不由得有些生气:“怎么还没睡?你明天一大早不是还要回学校吗?”

“在等你。”许安朵小声嘀咕了句。

“等我干吗?”

“老师让我们下周一每人交一百块的资料费。”

“既然有事,怎么不早说?”许晟言掏出钱夹,里面只有薄薄的几张纸币,“给,下周的生活费和资料费。”

许安朵接过,小心放好。她看了看许晟言,然后犹豫地开口问:“你还有钱吗?”许安朵知道她哥哥每个月的那点薪资,仅够他俩的生活开销,加上他女友不时想买个东西,许晟言的生活一直都过得紧巴巴的。

“钱的事你放心,安心读你的书就是。”

许安朵低着头没说话。许晟言总是这样冷冷的,对自己话很少。虽然身为一个哥哥,他完全尽到了自己的本分,可许安朵知道,在他心里,他们兄妹两人一直都有一条逾越不过的鸿沟。

她不知缘由,十几年来也养成了事事不问缘由的习惯,假装冷漠麻木,对任何人、任何事都不关心,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她以为这样就能够弥补从小到大缺失的关爱,因为她不去想的时候,就能够暂时忘了这件事。无论是自己的父亲还是哥哥,都是一样,在这个世界上,对于他们而言,她终究是那个多余的人。

许安朵躺在床上,房间没有拉窗帘,睁着眼睛看被街灯熏得一片暖黄的天。这在学校的宿舍是看不到的,大多数睡不着的时候,许安朵都只是在黑暗中睁大着眼睛。有时候她能听见室友的梦话和磨牙声。那个时刻,她总是被前所未有的孤独感所包围,就像小时候一个人被关在家里,等下班回来的父亲,等放学回家的哥哥。后来她对很多事情看上去都不屑一顾,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免除失去后的伤害。

连载二

Chapter 2 爱情初学者

今天办公室里来了个小女生,看上去跟许安朵差不多大。林裴让许晟言出诊,小女生看到许晟言后,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一旁的艾若却不放过打趣的机会,悄悄对许晟言说:“小妹妹看到你很不好意思哦!”

许晟言瞪了她一眼,然后表情严肃地带小女生到隔壁房间做检查。作为妇产科医生,尤其是男医生,患者都是女性,当她们看到检查自己疾病的人是男性的时候,都难免会非常尴尬。这个时候就需要医生拿出绝对专业的素养,让病人放下顾虑,以便顺利进行更深一步的检查。

许晟言让小女生躺在床上,女生却一直扭扭捏捏地站在一边不肯动。

“请先躺在上面!”许晟言以为她没听清,又说了一遍。

这时女生才红着脸不好意思地问:“可以请刚才那个姐姐帮我检查吗?”她口中的姐姐,指的是艾若。

“啊?”许晟言愣了一下,见女生低着头别扭的神情,他自己也有些尴尬,但还是咳嗽了两声才说,“放心,我是医生,你可以绝对放心!”

在许晟言的再三开导下,女生才勉强同意上床,让许晟言检查。

“有些炎症。”许晟言边说边在单子上迅速地写字,“平时勤换内裤,多注意卫生。”

听到这里,女生的脸已经烫得像个刚出炉的山芋。不过许晟言却没注意,填完单子后递给女生,轻声说:“现在去找刚才那个姐姐吧!她会带你去拿药的。”

“嗯,谢谢了。”女生说完,埋下头就赶紧跑掉。

过了一会儿,艾若回到办公室,笑嘻嘻地走到许晟言身边,拍了他一下:“小伙儿,医术不错哦!”

许晟言抬头看了眼她,表示不明白。

“你是没看到刚才那个小女生的脸有多红!她跟我去开药的时候,都不敢说话。”艾若说到这里哈哈大笑起来,“一定是你太可怕了,把人家小女生都吓到了!”

许晟言瞪了眼她,虽然明知她是在开玩笑,不过拿这种事来逗趣,还是有些过分。艾若见他不吭声,便一个人悻悻地走开,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说实话,即使在妇产科待了这么久的时间,许晟言还是没能喜欢上这里。科室里就只有他和林裴两个男人,来了这么久,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也仅仅限于公事,私底下完全没任何交流。倒不是林裴不好接近,相反的,他性格开朗,平时总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只要不戴上口罩,露出他那双瘆人的眼睛,总体来说还是个很好亲近的人。可许晟言就是跟他亲近不起来,说话、聊天,每次都很客套疏离,林裴自然而然地也就和他生出一段距离。同一个办公室里的艾若,显然跟林裴关系更好。许晟言也懒得改善这种状态,一门心思想着,哪天院长能下个令,又把自己调回去。

在去江筱月家之前,许晟言去商场买了两套衣服当礼物,送给江伯父和伯母。江筱月家在本地的一个小县城,坐车需要两个多小时才能到达。一路颠簸,江筱月昏昏沉沉地靠在许晟言的肩上睡着了。许晟言怕吵醒她,所以即使肩膀被压得很不舒服,也一直维持着原有的姿势。到达目的地,许晟言才轻轻推了推她,轻声说:“别睡了,到你家了!”

这次见面,江筱月的父母比前两次要显得热情一些。江伯母接过礼物,笑容满面地道:“听说你现在是外科医生?”

许晟言点点头:“不过还在实习期。”

江伯母让他和江筱月在沙发上坐下:“那待遇怎么样?以后就打算留在那家医院了吗?”

“现在工资还很低。”许晟言说,“不过以后应该不会待在那里。”

江伯母点点头,看上去似乎还满意:“我就知道你这小子会有出息。医生不错,福利挺好的。”

又闲聊了几句后,江伯母就去厨房忙活了。吃饭的时候,江筱月的父母又提到了许军:“你爸爸现在还是没工作吗?”

许晟言心里有些不舒服,知道她问这些话的真正意图,觉得她太过势利。但是为了江筱月,他还是只能好脾气地回答她的一切问题:“他现在已经没和我住在一起了。”许晟言把家里的事情一一告诉了她,说现在自己和妹妹许安朵两人相依为命。

听到这里,江筱月的母亲又露出不满的神情:“这么说你还得养着你妹妹?”

“是的。”

“你妹妹不是应该交给你父亲吗?怎么有这么不负责任的爸爸?光顾着自己享乐,就把烂摊子扔给你!”江伯母吧啦吧啦地说了一大堆。江伯父用手肘碰了碰她,想让她说话注意分寸,可是她完全不理,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小许啊,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可是我们家筱月是独女,我可不能把她交给你,让她跟着你以后受苦啊!”

“伯母放心,我不会让筱月受苦的。”

“你妹妹现在才读高中,以后要是考上大学,岂不是还要你继续供?”

“如果她考上大学的话,我肯定会继续供她的。”许晟言毫无犹豫,虽然声音很轻,却字字清晰,不容置疑。

这顿饭又吃得不欢而散,走的时候,江伯母没有出来送他们。江伯父站在门口,抱歉地对许晟言说:“不好意思啊!小许,你伯母也没恶意,她就是这个脾气。”

许晟言笑笑:“没事,我知道她也是为了筱月好。”

“以后有空就常跟筱月一起回来。”虽然是客气话,江伯父显然要真诚很多。

“好。你们二老也保重身体。我和筱月就先走了。”

告别江筱月的父母,两人在回去的车上一路无话。许晟言不知道江筱月的心里是怎样想的,从前她也没有表明过。对于自己的家庭情况,她是很清楚的,许晟言觉得江筱月不是势利之人,也自然而然地忘了问她的看法。

“筱月!”许晟言转过头,见江筱月正盯着窗外出神,便又叫了声她的名字。

“嗯?”江筱月回过头,却没什么表情。

“在想什么?”

“没什么。”江筱月垂下眼睛,“我知道我妈说的那些话有些过分。”

“没事。”许晟言抬起手,想去摸摸江筱月的头发。可是她却又说:“不过我妈妈的担心也并不是没有道理。难道你真的要一直供着你妹妹吗?”

许晟言刚抬起的手就这样停在半空中,看着江筱月认真质问的样子,他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他只得暗暗把手收回来,然后挤出一丝笑:“不然呢?”

“可以让你爸爸养她啊!你爸爸不是娶了个富婆吗?那点钱也还是出得起的吧?”江筱月完全没注意到许晟言脸上神情的变化,还一直喋喋不休地说着。

这时许晟言突然大声吼:“够了!”

江筱月吓了一跳,同时也引来所有乘客的侧目。江筱月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看向许晟言。她没想到,他居然会对她这么大声地说话,眼泪哗啦一下子就掉了出来。

许晟言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想伸手去安慰她。可江筱月却赌气地转过头去,用手背抹了把眼泪,脸对着车窗,小声地抽泣起来。

每次他们吵架,江筱月都是这样,对许晟言不理不睬,采取冷战的方式。许晟言不喜欢这样,每次都要低声下气、竭尽所能地请求她的原谅,即使原本问题出在她的身上。

许晟言还记得大二的圣诞节。那天两个人一起过节,许晟言在网上订了团购的西餐,可是圣诞节那天客人实在太多,餐厅的服务态度极差,服务生一见是团购的,就一脸没好气的样子,对许晟言和江筱月爱理不理,菜过了很久才送来。结果那顿饭他们吃得极不愉快,从餐厅出来后,江筱月就一个人气呼呼地直往前冲,许晟言在后面喊她的名字她也不理。第二天,许晟言去她的宿舍楼下等她,结果江筱月的气还没有消,抱着书直接和室友就走了。许晟言当时觉得,不就是吃个饭吗?就算服务态度差,也用不着生那么大的气呀!那件事江筱月足足生了一周的气,直到许晟言抱着玫瑰花在她宿舍楼下等她,她才终于消了气。

那个时候的许晟言觉得,江筱月还是个小女生,易喜易怒,有小女生的天真浪漫想法,一束玫瑰就能让她喜笑颜开。在一起三年,许晟言依然清晰地记得第一次见到江筱月的情景。

许晟言参加的社团聚餐,因为社团人少,便有人打电话叫朋友过来一起玩。江筱月出现的时候,着一条白色碎花长裙。因为夜间风凉,她便在外面披了件鹅黄色的薄针织,加上披肩的长发,看上去非常素净文雅。后面大家去KTV唱歌,江筱月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一旁,许晟言便走过去和她搭话。两个人的交谈还算愉快。江筱月比许晟言大一年级,读的销售,但她的年纪却比许晟言要小几个月,她便故意开玩笑,让许晟言叫她学姐。后来他们在学校里又遇到过几次,那时许晟言对江筱月已经有了好感。后来许晟言从社团里成员那里探听到江筱月的上课时间,只要他自己没课,就会在江筱月上课之前,去她宿舍楼附近蹓跶,然后装作巧遇。一来二去,两人便成了朋友。后来临到期末考试,许晟言每天都会早早地去图书馆占两个位置。冬天很冷的时候,他还会准备一个热水袋,江筱月一到,他就塞给她。

那次许晟言和江筱月在图书馆一起复习,突然断电了。周遭传来一片喧哗声,大家纷纷掏出手机,借着屏幕的灯光往外走。许晟言按亮自己的手机,给江筱月带路。下楼梯的时候,江筱月脚下不小心踩空了,本能地伸出手抓住前面的许晟言,结果整个人就跌到他身上。许晟言回过身,要不是光线昏暗,周围的人就能看见这两个紧贴在一起的男女。江筱月的脸迅速涨红,许晟言的心跳也一下子加快。两个人快速地分开,但江筱月头发上好闻的气息,还萦绕在许晟言的鼻子里。

“你没事吧?”许晟言竭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镇定。

“没……没事。”

“要不你拉着我的衣服袖子走吧,免得又踩空!”许晟言提议。

江筱月在黑暗中点点头:“嗯。”

两个人就这样摸索着慢慢下了楼,出了图书馆。校园街道两边的路灯发出橙黄色的光线,江筱月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还拉着许晟言的衣袖,脸又红了下,手急忙松开了。

“看来今晚只能在寝室复习了。”许晟言说。

“是呀,不过我也复习得差不多了。”

“你饿了吗?”许晟言转头看向江筱月,“要不要出去吃点东西?”

于是两个人就到学校外面的那条小吃街,点了一锅麻辣烫,围着热气腾腾的锅炉坐下。许晟言把烫好的菜夹到江筱月的碗里,最后两个人吃得脸色绯红,都冒出了热汗。许晟言想叫可乐,可江筱月却要了两瓶冰啤酒。

“你能喝酒吗?”许晟言问。

“放心,我酒量还不错的。”

最后两人一起喝了两瓶啤酒,没醉,可是江筱月的脸却很红。回去的路上两人都无话,直到许晟言把江筱月送到宿舍楼下。两个人都在等,其实对彼此的意思都心知肚明,只是谁也没有点破。

“嗯,我先回去了。”江筱月指了指宿舍楼里亮起的灯火,往前走了两步,手腕却突然被拽住。她惊讶地回头,看到许晟言神情紧张,动了动嘴,却没发出声音。

“怎么了?”江筱月心下不由一紧。

“可以再陪我待一下吗?”

江筱月愣了愣,随即点头:“好的。”

于是两人就去了学校的静园。说是一个园子,其实也只是种了一些树,有许多的木头凳子和桌子,因为没有路灯,一到晚上就昏暗得让经过这里的人看不清,所以也是学校情侣幽会的最佳地点。

那天晚上,许晟言和江筱月说了许多知心话,关于自己的母亲、妹妹和父亲,把这些年的隐忍全都告诉了那个坐在对面看不真切样子的女生。后来两人就自然而然地在一起了,水到渠成。许晟言不怎么会讲甜言蜜语,却能给江筱月一种很安心踏实的感觉。许晟言没什么钱,出去吃饭看电影,能团购就团购,也不像其他情侣会去什么清吧或咖啡厅坐坐。一开始江筱月还没什么,但次数多了也会不满。有次出去的时候,他们路过星巴克,江筱月转头对身边的许晟言说:“我们在一起这么久,还没一起喝过星巴克。进去坐坐吧!”

“有那个钱干什么不好!”许晟言很务实,有什么便说什么。

“我出钱总可以了吧?”江筱月看上去有些生气,转过身,径直推开星巴克的门,走进去。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保定妇婴医院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