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妇婴医院社区

手术室:妇产科医生的另一个阵地!

医学界妇产科频道2020-03-25 13:42:35


摄影师在手术室呆了将近12个小时,从跨进手术室大门那一刻,就感觉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作者|吴芳

来源|健康安徽HealthyAnhui


早晨8:00,摄影师来到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手术室时,这里已经是一片忙碌。医生通道里陆续抵达的医生在忙着更换手术服,患者通道里,即将手术的患者也一个接一个被护工们接入。27个手术室,8:30后将有27台手术开始,而这仅仅是今天一天的开始。



每一次手术前都要洗手,这是手术中心进入手术室的最基本的规矩。



手术的术前准备很复杂,检查、麻醉、消毒,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忽视。


手术室内外是两个世界


进入手术室,仿佛进入另外一个世界,里面都是墨绿色短袖,没有喧哗,甚至有些寂静。


准备手术器械、小声询问、然后麻醉……一切在静静地进行着。



24手术室外,70岁的朱佳根静静地躺在移动担架上。朱佳根来自潜山县,要做腔镜直肠手术。朱佳根有些紧张,毕竟是第一次做这么大的手术,他更希望这次手术后能够好起来,这样儿子和女儿不用为自己担心,不再有负担。


一场耗时10个小时的手术


医生在等待手术,即将开始的是一台腹腔镜辅助下结肠癌根治切除手术。



手术前,医生在详细查看病人的影像。



手术前,一名医生在检查手术器械。



上午8:20,从赵智伟医生踏进第22手术室的那一刻开始,注定了他将在这个手术室站上10个小时,中间不能接电话,不能休息,更不能吃饭,甚至连喝水都没有时间,而这种情况对心外科医生来说是家常便饭,累不算,压力也非常大。


今天是一个患者的心脏搭桥外加大血管手术,期间要将病人的心脏停止跳动一两个小时,要将血液循环移到体外,其复杂程度不是常人可以理解和想象的。和所有大手术一样,从麻醉师到助手、护士等,十几个人,分工严密,严阵以待。



心脏手术特别复杂,赵智伟戴着自己的特殊眼镜进行工作。


8:30,手术正式开始,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众多的机器、数据和密密匝匝的管子,严密监控着患者的生命指征。


同样紧张的还有麻醉师鲁显福,麻醉的剂量,什么时候苏醒,昏迷多长时间,都有严格的控制,从病人进入手术室后,鲁显福就开始跟踪,了解病人病情,手术状况。“对麻醉师来说,手术的过程就是和主刀医生配合的过程,任何一个环节,任何一个细微的地方出现问题,都有可能酿成事故。”


上午10时许,其他手术室陆陆续续已经完成手术,准备接受下一台手术,而22手术室内,赵智伟和葛建军等医生正在紧张之中。中午12:00,其他手术室医生和护士们已经结束第二台手术,并已经吃完中餐准备第三台手术,22手术室内手术主要环节才刚刚过半。直到下午3点,所有人都已经饥肠辘辘,手术主环节才结束,开始止血。而这个过程,还需要2-3个小时,也只有这个时候,主刀医生才可能去喝一口水。



下午6点,赵智伟已经在手术台上站了10个小时。



手术室里,护士将用过的纱布摆放得整整齐齐,用来清点数字,领取数字与使用数字一定要吻合,以防止遗落在病人身体内。



长达10个小时的手术,一些医护人员开始显出疲态。


下午6:30左右,手术结束,病人被送往ICU,此时,赵智伟医生和助手们已经在手术台上站了10个多小时。而这仅仅是他们极其普通的一天。


一天83台手术



手术室护士中心屏幕显示,手术中心27个手术室都在手术。


手术过程的麻醉是手术中特别重要的环节,要求也非常严格,任何一点意外和隐瞒都有可能发生意外。已经在手术室工作20多年的麻醉师汪医生告诉记者,她就曾经遇到病人隐瞒年龄的情况,差点发生意外。她说,一位95岁的老人摔骨折了,需要急诊手术,结果去了好几家医院,医院都是借口老人年龄太大不能手术拒绝接收,后来送到安医,家人直接说成85岁。“相差10岁,麻醉药物剂量会有很大的变化,因为相差10岁,老人的身体机能和脏器功能是有很大差别的。幸运的是手术还算顺利。”



手术中心有一个专门和患者家属沟通的窗口,由一块玻璃隔开,每一次医生出现,差不多都会引起患者家属的一阵骚动。


“你的父亲是不是有点咳嗽?手术要插管,插管术后肺部感染的可能性就增大,你们要考虑好。” 在手术室患者家属交流窗口平台里,一位医生正在跟患者的儿子沟通。像这样的沟通很重要,在手术开始前甚至手术中经常发生。“不是为了免责,而是为了对病人的生命负责。”


安医大一附院总共有两个手术中心。这一天,摄影师所在的手术中心完成了83台手术。其中,时间最短的手术不到半个小时,最长的10个多小时。


摄影师手记:生命之门

这只是安医大一附院手术室的普普通通的一天,手术83例。83,一个貌似简单的数字,却承担着巨大的责任。



手术时间里,手术室内除了仪器的滴答声和手术器械声,异常安静。


摄影师在手术室呆了将近12个小时,从跨进手术室大门那一刻,就感觉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而这种感受绝不是温度的变化。



手术室内,医生戴着3D眼镜对一名55岁的妇女进行肾上腺肿瘤手术,旁边还有一些医生戴着眼镜学习。



中午11:20,26手术室外,一名95年出生的孕妇在等待进入手术室接受剖产手术,她已经等了1个多小时,她说有些紧张,里面的手术还没有结束。



剖宫产手术室内,一名护士在用剪刀剪掉孩子的脐带,对孩子来说,一生从这里开始起步。



孩子出生后,一名护士用手弹孩子脚底,让孩子哭出声来。


在手术室12小时,同时感受到的还有医生巨大的体力消耗,一个医生三台、四台手术连轴转,一台手术十几个小时,不能休息和饮食,还不能有丝毫差错,这无论对谁来说都是难以承受的,但他们依然在坚持。



中午12:34,手术室内,妇科医生李宏颜(右)简单午餐后已经做好准备,开始他的第二台手术,而这台手术后,还有一个卵巢癌手术等着他。



整个手术过程,医生必须特别小心和仔细。



手术中心有一个自己的餐厅,手术的医生在这里刷卡就餐,然后继续下一场手术 。



手术中心的休息室内存放着医护人员的茶杯,茶杯不允许带进手术室。



过道里,一名医生在通电话,电话被允许带进手术室,因为手术前和术后有很多工作需要沟通 。



塞姆来自巴基斯坦,是手术室里唯一的老外医生。



中午,医生在沙发上小憩几分钟,然后接着手术。



观察室内,一个孩子术后醒来哭着要妈妈,几名年轻的护士在哄他。


在摄影师看来,手术室大门隔开的的确是两个世界。手术室里面医护人员小心翼翼地在给患者手术,常常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而大门外面,家属个个心急如焚,总希望有好的消息传出来,总希望自己的亲人痊愈出来。也正是这种过高的期望,常常使得手术室内外成为对立的两面,从而引发医患矛盾。


近年来医患纠纷不断增加,中国目前的医疗纠纷发生率已与发达国家相当,但暴力伤医事件却独在中国接二连三地发生。



一名怀孕几个月的护士在等待病人苏醒。病人手术后被推到观察室进行苏醒,几乎每一个病人都有专门的医生对接,苏醒后才被送到病房。



看到家人推出手术室,得知手术顺利,一位患者家属立即给其他等待的亲属打电话报告消息。


手术室大门是一个生命之门。摄影师在手术室12个小时,截取的仅仅是一个片段,但可以说明的是,当今的医疗技术已经越来越发达,医生也很敬业、很辛苦,也正是这种发达和敬业让人类的平均寿命在不断攀升。然而生命总会有尽头,因此,当我们在面对医患矛盾的时候,可能要站在对方立场上去想一想。多一些理解,我们的生活就会变得更加和睦。



护士中心里已经做完手术的单子密密匝匝,第二天的手术也在需要提前安排。



Copyright © 保定妇婴医院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