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妇婴医院社区

第三次参加副高职称评审的妇产科医生

医学圈那些事儿2020-03-25 13:53:55


作为评委参加过很多次医生职称评审工作,这中间有一件事情我一直不能忘记。


那是几年前的事,那时我担任省职称评审委员会外科专家组的组长,妇产科也并入外科组进行评审。


在那次评审中,有一位来自陕南偏僻乡卫生院的妇产科医生。当轮到她述职时,她并没有像其他医生一样,上来先介绍她的工作、特别是发表论文之类评委们要量化考核的成绩,而是一开口就哽咽着说:“这是我第三次来参加职称评审了,也许也是最后一次了”。


我问她为什么,她说这是她第三次参加副主任医师的职称评审,前两年参加评审时,她都因为论文质量不高没有通过,今年虽然又发表了一篇论文,但自己感觉质量也很低,可是作为一位乡卫生院的医生,能发表论文她已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了。我说,今年过不了,明年还可以再来,你又何必这样难过呢?


她说,她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偏远的陕南山区卫生院工作,极少有机会来西安这样的大城市,每次来西安参加职称评审,因为怕找不到地方,都要丈夫陪着来。她丈夫下岗了,孩子要读书,家庭经济比较困难,每次来他们夫妻俩都不敢住评审委员会安排的酒店,因为酒店的价格对他们太贵了,他们住在火车站附近最便宜的小旅馆。为了筹措这次参加评审的路费,他们卖掉了一头本来养着过年吃肉的猪。如果今年评不上,她们来年已经无法筹措到足够的经费再来西安了。


她的故事深深的触动了每一位评委,但我们也担心这是她为了通过评审而打的悲情牌,于是我就问:你怎么证明自己确实是一位好大夫呢?听到这个问题,她的神情立马像换了一个人一样,眉飞色舞的讲起她在乡下卫生院的故事。


她告诉我们,她刚开始到乡卫生院当妇产科医生时,一直有离开那里到外面工作的打算,也确实有过一些机会可以离开。但因为她是乡卫生院唯一接受过正规医学教育的医生,也是唯一到大医院进修过一年的妇产科医生,她的技术在全乡是最好的,如果她走了,没有人能接替她的工作。


因为她的技术好,乡亲们很信任她,生孩子都找她接生,当地十里八乡的孩子基本上都是她接生的,当地农村妇女的妇科病都找她看,像子宫切除这样的比较大的妇科手术她都可以独立开展,并且从来没有出过什么问题。走在乡下,没有人不认识她的,她和淳朴的山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我说,既然当地老百姓那样认可你,把你看作最好的医生,都找你看病,是不是副主任医生并不影响你在百姓中的声誉,何必一定要评这个副主任医生呢?


一听这话,她一下子急了,提高嗓门告诉我,她在乡卫生院已经工作三十年了,快到了退休年龄,乡卫生院是事业单位,工资比照公务员发放,因为一直是中级职称,所以工资级别比较低,微薄的收入已经快难以养活一家人了,如果退休了,工资再降,她家里的日子就没法过了。


结局我想你一定猜得出来,虽然我没有说任何诱导性的话,但所有的评委一致给她投了赞成晋升副主任医师的票,后来负责评审的领导觉得她的论文质量不高,提出来复议,我告诉他如果复议结果也不会有变化,他也就默认了。


那位妇产科大夫后来怎么样了我不清楚,但她的故事我一直无法忘记。因为我知道,还有许许多多和她一样的乡村医生,默默地付出了自己的一生,却要把自己的希望寄托在论文和评审小组的身上。


来源:新浪微博

Copyright © 保定妇婴医院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