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妇婴医院社区

作为妇科医生,因为长得帅还专业,任性白富美架着刀子逼我给她看妇科病……

万盛黑山论坛2020-05-18 07:46:02

天那,天那,天那……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男生怎么可能会去妇科实习!”

  

  午休时间,一个长得有点偏瘦,肌肉却非常结实的男子从床上蹦起,头碰到上铺的床板后就仰倒在床上。

  

  这到底是什么社会,堂堂的七尺男儿要去妇科实习……一想到自己这个小处男要去充满妇女的妇科实习,周于庭就想去自杀,他望着艳阳高照的窗外,多想找个人谈心呀,可惜舍友不是出去实习就是回老家等待分配了,他这个脑子转不过来的就是不肯回去,就是想要学校帮他找实习地点,原因无他,他就是不希望家里人担心,毕竟自己已经二十岁了,再让家人担心就算不孝了。

  

  周于庭拿着手中的通知书,实在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安排在市里的X妇科实习,如果是去男科或者相对中性一点的医科,那周于庭也心安理得一点呀,可偏偏把他安排在了妇科“也许这是自己与学校做抗争的凄惨下场吧,”周于庭嘀咕着。

  

  他哪里会想过未来的某天,他可以坐拥美妇、熟女、萝莉、女明星、孪生姐妹……等等美人于怀呢。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是妇科的男医。

  

  周于庭看着空无一人的宿舍,嘟喃道:“我再走的话就真的人去楼空了,没办法了,算了,反正我在这里也像不存在一样,”他将通知书塞进了口袋里就开始收拾行李。

  

  咚咚咚。

  

  “于庭学长,我可以进来吗?”一个穿着凉快短裙的女生探出一个脑袋问道。

  

  周于庭扭过头,这个女生只穿着一件白色低胸吊带裙,微弯着腰,那对饱满的酥|胸就若隐若现地呈现在周于庭眼帘中,而且她的双腿十分白皙,短裙是传说中的齐B小短裙,周于庭就觉得只要一阵风,他也许就可以看到向往已久的东西了。

  

  风一吹,女生的短裙被刮起,一件绣着小白兔的白色小内内映入周于庭眼中。

  

  “哎呀,学长别乱看”。

  

  女生忙捂住裙角,双颊通红。

  

  “紫玉学妹,你怎么来我这里了,我好像很久没有看见过你了。”周于庭忙笑道,就想将有点僵硬的气愤打破,可紫玉妖娆的身材还在自己眼前晃悠,周于庭似乎还看到了那可爱小内内深处的芳草。

  

  咕噜,周于庭吞了口口水。

  

  紫玉看着周于庭这垃圾场一般的宿舍,嘀咕道:“就是很久没有看过学长,所以特意来看一下的,我听说学长要去妇科实习,所以……”周于庭大寒,惊叫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妇科实习?”

  

  “学校有公布的啊,只要是学校安排的工作,公布栏都有的,这个你忘记啦,还敢当我学长噢,羞羞羞。”紫玉跨进了周于庭宿舍内。

  

  周于庭显得有点窘迫,这才记起学校这个优良的传统,靠,去男科实习公布就算了,去妇科实习也要公布,不被人笑掉大牙才怪。

  

  周于庭将一些衣物装进行李袋内,说道:“我今天就要去X妇科医院实习了,可能要很久才会见面了,紫玉学妹要想我噢。”

  

  “当然,当然。”紫玉边走过去边说道:“就让学妹替你收拾收拾吧”。

  

  “不用……”周于庭话还没有说完,紫玉就“呀”地叫了声,被地上垃圾绊倒的她一下子就扑进了周于庭怀里,周于庭的双手恰好抓住了她那高挺的波涛,虽然隔着衣服,可手感还是如此的好,更主要原因是这是周于庭第一次碰触女生的胸前。

  

  紫玉“腾”地脸就红了,身子僵硬在那里,一点动作都没有。

  

  周于庭的表现也差不多,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他会动着手指,让那团柔软在自己手里变换着各种形状。

  

  “于庭学长。”紫玉呼吸变得有点急促,整个人就扑进了周于庭怀里。

  

  “紫玉,你这是……”紫玉抬起头,任由周于庭抓着她胸前柔软,她将右肩的吊带拉下,露出白色的胸衣一角,呢喃道:“其实紫玉很早就喜欢于庭学长了,如果学长想要我的身体,紫玉就给学长,紫玉的第一次还留着……”

 

  周于庭鼻血都差点喷出来了,他忙缩回手,抱紧了紫玉的娇体,享受着它的滑嫩,阵阵的处子香差点让周于庭迷失了。

  

  周于庭抖了下身子,吻了下紫玉的额头,说道:“紫玉,这种事情不能操之过急,我现在还没有找到工作,如果你想将身子给我,等我搞定了工作,你再给我吧”。

  

  “学长……”紫玉目光闪烁着,一滴眼泪就流出来落在周于庭手背上,她突然挣脱周于庭的怀抱,哭道:“你是个大笨蛋”。

  

  叫完,紫玉就朝门口跑去。

  

  周于庭忙跳起来,两步化作一步,一下就拉住了紫玉的手将她拉进怀里,说道:“我不是有意辜负你的,只是……”

 

  紫玉眼中嗪满了泪水。

  

  周于庭低下头就吻住紫玉的红唇,轻轻品尝着它的清香。

  

  “唔……学长……你肯要紫玉学妹了……”周于庭松开嘴巴,一条晶莹的细线就在两人之间垂着,好一会儿才断掉。

  

  “紫玉……等我工作稳定之后,我一定给你所有的温暖”。

  

  周于庭极认真地说道。

  

  紫玉依在周于庭的怀里,呢喃道:“有学长这句话,就算让紫玉等上几年,紫玉也愿意”。

  

  “嗯。”周于庭拉起了紫玉的短裙,静静看着那只诱人之极的凹痕,手在上面划了下。

  

  “唔……别……别摸呀……好害羞噢……”紫玉嗔道。

  

  周于庭点了点头,说道:“我只是想知道我未来的老婆长得怎么样”。

  

  紫玉瞪了周于庭一眼,说道:“我的脸又不长在下面”。

  

  “呵呵,和你开玩笑的啦。”周于庭扶起紫玉,说道,“我要整理行李了,过几天再回来看你”。

  

  “嗯,好的。”紫玉应了声就开始帮周于庭整理行李。

  

  整理完后,紫玉就送周于庭出学校,周于庭叫了一辆出租车就朝X妇科医院的方向驶去。

  

  紫玉望着渐渐消失在眼前的出租车,呢喃道:“于庭学长,我的身子会给你留着的。”

  

  坐了大约半个小时的出租车,周于庭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妇科医院,一想到自己可能要一辈子与那些得了妇科疾病的妇女打交道,周于庭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不过他现在有了寄托,那就是紫玉。

  

  走进招待室内,周于庭就将情况说了一通,负责接待实习医生的女人就显得有点郁闷,她只好打了的电话给主任。

  

  两分钟后,周于庭就被叫到了主任的办公室。

  

  这个传说中的妇科主任看上去三十五岁左右,朱颜红面,一双涂过口红的双唇显得诱惑万千,一席波浪长发垂在白色低领女医生服上,半遮住两颗高傲的坚挺,一条深沟立于两团柔软之间。

  

  她看了眼周于庭,缓缓站起身子,那对34D超级汹涌就像气球一样在周于庭眼前上下晃动着,比紫玉大了近一倍,看得周于庭身下处就搭起了帐篷。

  

  操。

  

  读了13年的书,这是周于庭唯一能想到的字眼。

  

  那个美妇主任看了看周于庭的简历表又就着照片看着周于庭,然后就走出了办公桌,说道:“周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医院和你都犯了一个很明显的错误,你看看这张推荐表吧。”说完,美妇主任就走向周于庭。

  

  周于庭装作很不在意地盯着主任的下面看,靠。

  

  透明色的裤袜包裹着她那毫无赘肉的双腿,随着她的走动,裙角就会上下摇摆着,周于庭就会看到在膝盖上方四寸处的一圈黑色布料,还有两条带子朝上蔓延……靠。

  

  传说中的情qu内|衣啊!这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美妇的内在世界一定是五彩斑斓的吧,可惜没有机会将她的衣服剥光看个透彻,周于庭暗暗道。

  

  他强忍住冲上脑门的浴火,努力让自己的小兄弟保持平静,可现实与理想就是有很大的差距,周于庭就是怎么控制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小兄弟,他只好强装镇定,面带微笑地看着那座34D的波涛朝自己走来。

  

  “你看一下吧。”美妇主任将推荐表递给周于庭。

  

  “好的。”周于庭应了声就细细看着那张推荐表。

  

  周雨婷!超级女性化的名字!周于庭完全没有料到自己这个堂堂七尺男儿的名字竟然被写成“周雨婷”,这是多大的讽刺啊!“但是就算名字是错的,那也不至于男女不分吧,我这不是粘有照片吗?”周于庭有点生气地叫道。

  

  美妇主任脸上是职业性的笑容,说道:“所以我只能向你道歉了,而且有一点你要明白,这里是妇科医院,是女性治病的天堂,我们不可能邀请男医生从事这份工作的,道理很浅显,希望你能明白。”她看了看挂在墙上的吊钟:“不好意思,我该下班了,如果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就直接打咨询处电话吧”。

  

  看样子,这个喜欢穿情qu内|衣的美妇主任是要赶他走呀。

  

  周于庭看了眼美妇主任的胸卡。

  

  主任赵莉莉。

  

  “赵主任,我很同意你的观点,可我是学校安排到这边实习的,你们也发通知到我这里,你自己看吧。”周于庭将通知书递给赵莉莉,并说道,“中国现在都是讲法律的,我希望你能再思考一下”。

  

  赵莉莉接过通知书看了一会儿,笑着反问道:“法律是维护公民利益不受侵害的工具,可你一个人的利益怎么能代表来医院看病的女性的利益。”周于庭这下子无话可说了,整个人像萎腌的大白菜一样,就差没有倒在地上了。

  

  “好了,看来周先生也是通情达理之人,这样子吧,我打的送周先生回学校,这也算是我们妇科医院的致歉。”赵莉莉温和地笑出声。

  

  “那……好吧……”周于庭无奈地应道,其实他也明白自己这么一个大男人跑到妇科医院实习却是不妥,可他想争一口气呀,自己如果被人当作猴子耍得团团转,谁会觉得爽呢只是……这个赵莉莉主任是软硬兼施,他这个刚刚步入社会的实习生怎么可能拗得过她呢。

  

  周于庭带着莫名其妙的失望,转身就想走。

  

  这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

  

  “请进。”赵莉莉主任坐回靠椅说道。

  

  周于庭则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门被猛地拉开,一个穿着护士服的年轻少女低着头看都不看像一阵风一样跑进来。

  

  “啊。”。

  

  “呀。”周于庭和她同时发出叫声,两个人都坐倒在地。

  

  “若雨小姐,真对不起。”周于庭看了眼她的胸卡:王若雨。

  

  他忙伸出手将她拉起来,她的第一个扣子没扣,白色文胸被周于庭窥见,半露着的乳房浑圆,看得周于庭愣了好一会儿。

  

  她一边拍去裙子上的灰尘,一边挣脱周于庭的手,仰起头,眯眼笑道:“不好意思,是我太莽撞了,你没事吧?”

  

  “嗯,我得出去了,不然要被骂了。”周于庭小声说着就往外走。

  

  王若雨走到办公桌旁,急忙说道:“主任,市|长的女儿又跑来嚷着要看病了”。

  

  赵莉莉主任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就叫道:“周先生,麻烦你进来一下”。

  

  周于庭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愣了片刻就再次走进办公室内。

  

  赵莉莉双手合在一起,示意王若雨先出去。

  

  待王若雨出去后,赵莉莉主任就开口说道:“我们医院现在有一个很难缠的病人,如果你可以搞定她,我就安排工作给你。”赵莉莉打开电脑,搜索了下,继续道,“乳科还空缺一个护师一职,你可以搞定那个病人就安排给你吧”。

  

  一听到“乳科”两个字,周于庭鼻血就差点喷出来,他脑海里马上就蹦去以前看过毛片里那些女优前往医院给男医生看病,然后被人嘿嘿的画面。

  

  “不过如果周先生生命受到威胁的话,我们医院是不负责。,”赵莉莉补充道。

  

  周于庭脸上的春意一下就消失了,听赵莉莉的语气,那个还未谋面的病人似乎不是精神病就是有严重的暴力倾向。

  

  “如果你要放弃我也无所谓,毕竟是你自己主动放弃了这次工作的机会。”赵莉莉顿了顿,继续说道:“实习护师一个月工资有一千五,转正后是三千,而且你做得好的话还可能升职为护师主管,工资就是一万了。”

  

  面对这么大的诱惑,周于庭实在是拒绝不了,他硬着头皮应道:“好的,那我试一试”。

  

  “祝你成功。”赵莉莉站起身伸出了手。

  

  周于庭忙将她的手抓住,好滑,好细,简直就像一直泡在牛奶里一样。

  

  “good luck。”赵莉莉用英语和周于庭说了一遍之后就恢复主任的姿态,坐在那里:“她现在估计在315号病房,你自己过去吧,不管结果如何,期待你再次走进来”。

  

  “好的。”周于庭现在心里实在是发毛,可话已经说出口了,他这个男子汉怎么可能反悔呢。

  

  “等会儿见。”周于庭说了声就走出去。

  

  赵莉莉推了推镜框,自语道:“看来又要多出一个伤残人士了。”

 

   周于庭走到病房315外面,就站在那里好久都不敢推门进去。

 

站在那里踌躇了好一会儿,周于庭还是觉得自己可能就是直着进去横着出来,但如果就这样子逃跑了,那他岂不是连仅有的工作机会都抓不住了?

 

  想想看,如果成功治好这个病人,然后得到护师这份工作,那自己以后的生活可能就会过得非常的滋润了,而且最重要的是那份工作地点是乳科啊!

 

  就在周于庭想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先前在办公室遇上的王若雨突然拍了下他的肩膀,小声问道:“先生,你要干什么啊?”

 

   周于庭见是这个长得灵气逼人的王若雨,就说道:“刚刚赵主任和我说了,只要我能治好里面的病人,我就可以在这里工作。”

 

王若雨脸一下就拉下来了,小嘴嘟起,说道:“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啊,那个赵主任心眼最坏了,我告诉你噢,里面的是市|长的女儿,她很凶的,我们医院的见她就像见凶神恶煞一样,我劝你还是别进去了,工作地方多得是,不差这么一个。”

 

听王若雨这么一说,周于庭心就有点发毛,他干笑了一声,问道:“一个医院为什么会怕一个人呢?”

 

   王若雨装得非常的神秘,附到周于庭耳边,小声道:“我也是来这边实习的,具体的我不懂,我听其他护士说,她妈妈是死在我们医院的,死因还不知道,她就一直认为是医院害死她妈妈,所以一有空就会以治病为前提跑到医院来闹,轻的话辱骂医生,重的话会直接动拳脚,很可怕的。”

 

周于庭一边听着王若雨的话,一边透过穿得不是很紧的护士服看着她那对随着呼吸而变大变小的美胸,待王若雨说完后,周于庭才回过身,应道:“听起来却是听可怕的,不过没事,我是男的,就算进去她也不知道我是医生,再说了,我本来就不是医生嘛,所以没事的。”

 

你脑子怎么转不过弯呀?”王若雨瞪了周于庭一眼,气哼哼地走开了。

 

看着这个实习护士的翘臀,周于庭就若有所思地将门推开,看都不看就走进去。

 

你是谁?”

 

   周于庭看着面前这个穿着低胸牛仔服的少女,瓜子脸,清纯的脸上满是怒意,她的胸前并不是很大,估计是牛仔服太紧绷的缘故吧,不过她身材的线条真的很完美,而且被牛仔裤的下方非常的圆,鼓鼓的,看来非常的肥沃。

 

你是谁?跑进来干什么?”市|长女儿叫道。

 

周于庭笑了下,说道:“我吗?一个普普通通的市民,市|长女儿怎么会认识我呢?”周于庭笑了下就走过去,他随意看了眼病床,靠。

 

 

那里竟然放着绳子和胶布,看来这个市|长的女儿有虐待癖啊,周于庭忙打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

 

我在等医生给我看病,你快给我滚出去,再不滚出去,别怪老娘不客气了。”

 

市|长女儿娇声喝道。

 

碰见这种母老虎,周于庭当然是想躲开,可这次他是豁出去了!

 

  周于庭边走过去边说道:“我是来这里实习的,刚刚赵主任说了,只要我能治好你打病,就让我在乳科实习,所以就请市|长女儿小姐说一说你生了什么病吧?”

 

市|长女儿捂着肚子直笑着,指着周于庭,说道:“你这人是不是精神病院跑出来的?话怎么这么逗,你来妇科医院实习?太可笑了。”

 

请问一下你哪里生病了?”周于庭又问道。

 

看着文质彬彬的周于庭,市|长女儿就想逗他了,她就靠在墙上,将双腿拉得很开,说道:“就是这里咯,好像是子宫炎,你要不要过来看一下?”

 

   “治疗病人是医生的本职工作,那就让我看一下吧。”周于庭知道打消她嚣张气焰最好的办法就是以毒攻毒,所以他就有了对付市|长女儿的对策。

 

一边走向市|长女儿,周于庭一边抓起病床上的绳子和胶布,逼近她。

 

市|长女儿见周于庭想动真格了,就忙说道:“我刚刚是开玩笑的,你不用那么认真。”

 

周于庭一个箭步跳到市|长女儿面前,将她按在墙壁上,撕开的胶布就封住她的嘴巴,接着他就用绳子绑住市|长女儿,确定绑得严严实实之后,周于庭就将她扔到病床上,坐在病床边,周于庭就说道:“刚刚小姐好像说这里生病了吧,那就让我好好查一查。”

 

  说完,周于庭的手就抚摸着她的小腿,慢慢爬上去,绕过大腿内侧时,他的手就触到了牛仔裤的边角,随即将那牛仔裤狠狠地拽下!

  由于微信“尺度”有限,只能发到这里啦!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每讲说故事”,回复数字“2”,查看后面更“劲爆”内容!

           

-   广告   -


Copyright © 保定妇婴医院社区@2017